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男士健康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乌紫干裂的嘴唇、黢黑的脸庞、后移的发际线、粗糙起茧的双手……一群80、90后早早就拥有了本不该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成熟。面对这些令人讨厌的高原专属印记,他们的回答都是“习惯了”。

他们,是西藏日喀则边境管理支队珠峰边境派出所的民警,常年驻守海拔4500米、年平均气温3摄氏度的珠峰公路,扼守着通往珠穆玛朗峰的必经之道,主要负责珠穆朗玛峰核心景区的边境管控、社会面管理、游客车辆查验服务等任务。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习惯了 第1张

民警们在珠穆朗玛峰核心区域开展巡逻 彭维熙摄

披星戴月、风雪兼程是这群“珠峰卫士”的工作状态也是常态,口中的“习惯了”并不是按部就班的碌碌无为,而是心中有梦、眼里有光、脚下有路。

“我以为西藏仅有雪山戈壁”

今年1月18日,四名中国人民警察大学的学生被分配至所里实习,从繁华热闹的大都市到举目皆山的边境一线,除了昙花泡影的新鲜感,更多的是一幕幕场景正在刷新他们的认识。

“山连山拐接拐,人在车里左右摆。”从日喀则市区到派出所100公里的崎岖山路,足足走了3个小时,仅切村到卧龙村,30公里的距离就有108个急转弯,实习民警高楠回忆道:“晚上躺在床上休息,都感觉床好像还在摇晃。”接踵而来的高原反应,让这四名实习民警感受到了高原的确是不好惹,说话说快了、走路走快了都得喘上好几口气。

1月24日,所里组织前往珠峰大本营巡逻,大自然的威力,让四名实习民警再一次被征服。车子行驶在碎石搓板路上,民警紧紧握着把手,仍被腾空,头盔不时撞击着车顶,发出“嘭”“嘭”的脆响。

室外温度零下20多度,下车后,怒吼嘶嚎的寒风迎面而来夹带着雪,直直地灌到嘴巴里,面部速冻变得僵硬,连说话都结结巴巴,鼻涕眼泪刷刷直流。

“风吹石头跑”在这里丝毫不夸张,寒风经久不息、雷打不动,就连民警在珠峰大本营执勤的集装箱都能吹散开来。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习惯了 第2张

民警们在珠穆朗玛峰核心区域巡逻结束后返回 彭维熙摄

来自福建的实习民警周琪讲道:“沿海的台风,可以到屋里躲避。但这里的寒风,只能硬顶着,裸露在外的部位早就冻得没有知觉。”

日复一日的巡逻执勤检查,生活中见不到外卖、快递、购物的时尚影子,耐得住寂寞的人一星半点。实习民警冉江峰说:“我以前不懂在西藏躺着就是奉献,现在懂了。我很敬佩能在所里坚守奉献了十多年的老前辈。”

这里不仅有雪山戈壁、孤独寂寞,还有一群脊梁高挺、肩膀厚实的移民管理警察,像一个个刚硬坚毅的石头,任凭风吹雨打,屹立不倒。

“坐下休息了,就起不来了”

珠穆朗玛峰作为世界第一高峰,每年来此的游客络绎不绝,但总有游客不按规定旅行,私自前往未开放的区域,危机四伏。

2020年10月1日15时,所里接警称一名游客走失,无法取得联系,珠峰大本营执勤点的黎泽江等4名民警立即开展搜救。17时10分,第一轮搜救无果,随即又再次增援警力,向绒布冰川珠峰核心区域纵深推进。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习惯了 第3张

雪后清晨的珠峰边境派出所 彭维熙摄

5800米以上的海拔就是人类长期生存的极限,而他们脚下的平均海拔就是5800米,每走一步,民警们脚下像是有千钧重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冻得通红,眉毛挂上了层层冰霜。所长格桑回忆到:“进入冰川,一片洁白,搜救好似大海捞针,仅凭直觉盲找,民警稍有不慎就会掉入暗藏的冰窟窿。” 何其有幸,7个多小时努力后,走失游客被找到。

不料返回途中,民警李诚体力透支、长时间缺氧,出现了心绞痛,一度产生了放弃的想法,“你们先走吧,不用管我” “坐下休息了,就起不来了”,就这样,大家连背带扶,他走出了绝境。

小到丢失手机,大到游客走失,每一次救援,都像是个彩蛋,无法猜中结尾,但民警们必须全力以赴、生死营救。所里创新成立了牦牛救援队,利用牦牛耐寒体力强的特性,背运物资伤者。仅2020年,所里救助游客100余人次。

每年3月份至11月份,民警都会在珠峰大本营执勤点,旺季的时候,一天能检查接近3000名游客,白天忙得连轴转,顾不上喝一口水,“高原红”愈发深色,嘴唇愈发干裂。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习惯了 第4张

执勤点民警正在取水做饭 彭维熙摄

夜幕降临,游客离去,这里又是静得出奇。“呼呼”寒风声、“噼里啪啦”被风刮起打在集装箱上的石头声,潜伏的野狼、雪豹,着实让人毛骨悚然。

去年4月至5月,所里全力保障珠穆朗玛峰测量,得到了国测一大队的肯定,在世界之巅展示了“珠峰卫士”的锦旗,2021年首个“人民警察节”到来之际,他们还送上了节日的祝福。民警齐斌斌说,“工作能被认可,所有的辛苦都值得。”

珠峰大本营执勤点警力轮换,快的时候间隔2个月,慢的时候间隔6个月。所长格桑打趣地说道:“每次从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轮换到海拔4500米的驻地,就像是调休一样。”

“一枝一叶总关情”

2月3日,坐巡逻车上返回的实习民警牛琪发现,他们车后的3名老百姓骑着摩托车,在向他们挥手敬礼,惊讶万分,“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直到一天跟着副所长闻飞去看望孤寡老人巴桑卓玛,进入家门,就像是回家一样,忙前忙后,收拾屋子。走时,还不忘叮嘱老人尽快吃完送来的米面,老人紧紧拉住闻飞的双手。这一刻,牛琪明白了。

副所长闻飞自2013年开始,就自掏腰包帮扶驻地的困难群众,至今已经给出了近4万元。常年走访,驻地50多户群众,他户户都能对上号、人人都能叫上名。

“驻地群众与我们朝夕相处,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当然希望他们过得好。”这是所里民警的共识。在民警们的帮助下,曾经的贫困户洛桑成功开起了小卖部、巴桑次仁被招录为联防队员,农忙时节民警组团去帮忙收割……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习惯了 第5张

派出所慰问驻地孤寡老人 闻飞摄

民警郑劲松讲道:“群众对我们是百分百信赖,家里有困难,第一个就会想到找我们。遇到小病,基本上都会来所里拿药品。”

走在村巷子里,小孩儿见了民警格外亲切,主动上来搭话。原来派出所每年都会自发地筹集一点钱,给这些儿童买图书、文具、衣物,力所能及地呵护他们健康快乐成长。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习惯了 第6张

在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执勤点,民警开展普法宣传 郑劲松摄

所长格桑介绍,“每年还有不少内地的爱心人士,委托我们给这些小孩儿送去新颖的玩具衣服。每次看到他们收到礼物露出开心的笑容,我们也倍感高兴。” 插上了梦想的翅膀,相信这些孩子一定飞得更高更远。

新年将至,仍有16名民警毅然决然坚守在岗,守护身后万家团圆,连续7年、5年没能回家团圆的民警都有好几个。奋斗是青春最亮丽的底色。就是这群人用“习惯了”奋斗奉献,长年累月,守住了一片净土,保护了一方平安,不曾言苦、不图功名。

来源:人民日报

来源: 日喀则新闻中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