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男士健康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本文原创首发,点击右上角“关注”,分享更多精彩文字】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 第1张

文|江徐

白驹过隙,白驹过隙。是谁,在打马而过?不扬鞭,不呼啸。

这位骑士,背负三把利剑——长者谓之时,中者谓之分,短者谓之秒。

他在喧嚣中保持缄默,无情中秉持正义。无影,无踪,无声,无息,无处不在,无缝不钻,无往不胜,无坚不摧。

在踏入光阴之门的那一刻,我们就被挟持,幸福地,痛苦着。无人可逃,也无处可逃。但,用不着害怕,早晚,我们都要被抛出去,掉进来的地方。

那地方,就在时间背后。事实上,只有回去了才知道。那个永恒的故乡哦,比所谓的远方和别处踏实可靠得多。

无法侧身避让的哀伤,就去直面。

万箭穿心,也不过习惯就好。

想通透了,不论是在颠簸,还是起伏的路途中,再不由自主,再无可奈何,也不要忘记去闲看——

风过,带走浮云,留下山花漫野。

云过,带走阴雨,留下月白风清。

雨过,带走东风,留下冰嘶消融。

是留下,而非徒留。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 第2张

在一株“草”前,我不敢轻易动用包括卑微在内的任何定语。一切都变得小心翼翼,仿佛存在某种经不起触碰的事物,一碰,不是轰天动地的坍塌,而是像一朵泡沫那般悄无声息地消隐,没了。

事实恰恰相反。

给跋涉在罗马之路上的行者烹调鸡汤的男子,他用目光与指尖拂过石头——那些匍匐在历史里的石头,说,谁也活不过一块石头。九个字,像九瓣风经过耳道吹进来。同样,谁也活过一株草,一株真正的草。

从一株长在古城墙缝隙里的草旁走过,杀害它明明是易如反掌,却不由自主感到它高我一个姿态的距离。那些曾经在阳光下飞飏而过的种子们,被谁的瞳孔映照过?

没有花香。

不及树高。

韧如丝,无转移。

春风吹,绿江南。

如此,足矣。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 第3张

水是透明的,但也会褪色。

我见到了秦淮河。我刚见到这条向往经年的河流,就无比想念一种色彩。嗯,未曾谋面,就已想念。

还有桨声呢?灯影呢?终究晚了。

来自宁夏的男子说,遗憾的是:在秦淮河边,柳如是的金莲小脚印儿无处寻觅。事实上,杨柳岸、晓风残月亦是没有的。

罢、罢、罢……

立冬将至,寒流来袭。路上桥上的红男绿女,孤男寡女,男左女右,裹紧围巾,向左向右,把生活走成哀伤色调的漫画。我装做一名蹩脚的文学追随者,彳亍于草场门桥上,向南望去,那里有万家灯火,到是种寒冷的温暖。

浪漫的朱先生,他用文字绘就的画卷还在那里,一直在。或许我早该清楚,除了狂欢和所谓的爱情,还有很多,文字是她们最佳安身立命之处。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 第4张

翻翻台历,十月十一。

酒醒一般回想起,月亮哦,昨晚夜归时,我把你失落。

太阳连续缺席两个早晨,都让我遇见一棵树。我要说它像妖魔,仿佛一下子在那儿了。不是枫树不是梧桐不是香樟,灌木或乔木,高矮肥瘦都无关紧要。

黄,黄哟,那般的黄哟。

它的颜色让我忍不住在心底如此抒情。明明看到它的具体,却要抽象起来。也说不好它在忧伤,还是愉悦,还是忧伤地愉悦,抑或是愉悦地忧伤。完了,也就完了。

想用一首诗去拥抱它,被它拥抱。可惜缺乏那样的天赋。

从这棵黄色的树木前经过,想念一位纯粹的陌生人.他掬起一把海水作为自己的名字,用文字,跟这个世界真诚地玩了二十几年游戏,不玩了,也就回去了。

眼下的季节,在他故乡,王又在写诗,鹰又在集合。眼下的季节里,即将发生的还未发生,已经发生的早已发生。

经过四季,经过经纬,经过脑海,经过心田。

经不过一枚叶子飘落的时光。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 第5张

还是树。

那些栾树,站在城墙脚下,擎出一大捧灯笼,挂在秋天。

我真想赞美她,并且运用一些带着口字旁的感叹词。这样打算的时候,我正一言不发,以大于等于四十度的视角眺望这些哀矜勿躁的树木。

“栾”通“孪”,双生子。有因必有果。

有一首外文诗,用滴水不漏的推理获得残酷的浪漫:

做一张桌子,需要木头。要有木头,需要大树。要种大树,需要种子。要有种子,需要果实。要有果实,需要花儿。做一张桌子,需要花一朵。

我看到的只是栾树,用红色的衣裳裹绿色的身子。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 第6张

我永远照面不了此刻之外的自己。

但是有梦存在——谁能断定梦不是一个诡异的空间呢?

我曾经在这个空间见到抱着婴儿时期的自己,撑伞,走在雨里。伞外没有季节,没有白天与黑夜的区分。伞外的广袤空间是雾。我也没有看清怀抱中自己的面容。

我与另一个我心心相惜,相依为命,相濡以沫。言语也失去用途。

我又在这个空间见到衰老的自己。确切说,是从梦境里一面镜子中见到衰老的自己。那面镜子没有形状,也没有边缘。

我,那个空间里的我,已经衰老的我,在镜子上静静地,仔仔细细地观看脸颊山峦一样的老年斑,山谷皱褶一样的皮肤。从镜子里的双眼中看到两圈湖,小小的。湖水没有源头。

我,那个空间的我,站在那个我背后的我,她们都不惊慌,不失措,不歇斯底里,只是安静看着青春与生命践踏而过的足迹。学会去欣赏这一切。

尽管每一个我都知道——某一天,跑来一个人,说也要来爱我遭受摧残的面容。这样的可能性,呵,是要从星空里找出属于自己的那一颗。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 第7张

【作者简介:江徐,80后女子,十点读书签约作者。煮字疗饥,借笔画心。已出版《李清照:酒意诗情谁与共》。点击右上角“关注”,收看更多相关内容。】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