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中医

自学中医能学好吗?

自学中医能学好吗?  中医基础理论笔记 第1张

自学能学好中医吗?能!

不仅能,而且可以大有所成,搞不好还能开山立派,名垂青史。

大道理就不多讲了,我们说两个半路出家自学中医遂成一代宗师的励志故事来鼓励那些致力于自学中医的人们吧。

针灸鼻祖皇甫谧

自学中医能学好吗?  中医基础理论笔记 第2张

皇甫谧针灸鼻祖的名头不是答主给封的,而是被举世公认的。

不同于医圣张仲景,神医扁鹊、华佗等没有实据证明他们在历史上的存在,《晋书》中有专门的《皇甫谧传》,对其家世和事迹有较为详尽的记载。

皇甫谧是晋代经学家,中医学家,针灸理论的奠基者,称针灸鼻祖实至名归。

皇甫谧家门显赫,做不得假的,他是汉末军中大佬、官至太尉的皇甫嵩的曾孙。皇甫嵩是汉末剿灭黄巾叛乱的首功大将,堪称汉末第一名将,《后汉书》上是立有“列传”的人物。

到皇甫谧这一辈上,虽说家道中落,也毕竟是世家大族。皇甫谧幼时被过继给叔父,直到近20岁还是一个纨绔子弟,都没有认真读过什么书。

彼时,突然受到叔母的激发“顿悟”,开始发奋读书,著书立说,并很快成为了当世的畅销书作者。

彼时的网红大V的影响力一点都不逊于今天,加之皇甫谧显赫的家世,很快甚至得到皇帝的青眼相加,屡次招他入仕都被皇甫谧拒绝。

然而,好景不长,42岁那年,皇甫谧突发“风痹疾”,致使半身不遂并不仁出现偏瘫和偏侧感觉障碍,按照今天的说法应该是突发脑中风。

面对疾病,皇甫谧把主要精力转向攻读中医,主要是针灸研究。

他在整理已存针灸学著作基础上,将针灸理论加以系统化并进行扩展,仅用了3、4年的时间(魏甘露年间,公元256~259年)就著成《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十二卷,后世称《针灸甲乙经》,建立起了针灸学完整的理论体系,并籍此确立了其针灸鼻祖的历史地位。

救中医于危亡的中西医汇通宗师恽铁樵

自学中医能学好吗?  中医基础理论笔记 第3张

大家都知道,中西医论战已经超过百年。

论战初期,西医挟“科学救亡”之势,将中医逼到了“退一步就会万劫不复”的危亡绝境。

尤其是,中医家学深厚,又留学日本系统学习西医的余岩回国后致力于反对中医,目标直指废除中医。

他依仗中医西医兼通的优势,著《灵素商兑》痛陈《内经》“无一字不错”,“中医既无解剖,也无生理药理”,整个理论体系是完全错误的。

最为致命的是,彼时西医的大体解剖已经相当成熟,与人体实际的脏腑骨骼肌肉神经等完全可以一一对应,丝毫不爽。

而中医的有关人体结构的脏腑学说错漏百出,甚至可以说是“莫名其妙”。

比如,中医的“肾”完全不同于人体主要负责“泌尿”之西医的“肾脏”,当时的中医并不知道喝进去的水首先需要吸收进入血液循环,在肾脏过滤后生成尿液排入膀胱;而是认为,喝进去的水一直在肠道内下行,那为什么不是从肛门拉出来而是尿出来呢?

中医认为,水直到阑门(回盲部)才与进食的食物分开,即“分清浊”,清者为尿,从阑门到膀胱,然后排出来;浊者经大肠从肛门排出。

最早指出这个笑话的是清代医学家,著有《医林改错》的王清任,他发现这个错误的理由是:“如果粪尿从阑门才分清浊,尿闻起来为什么没有粪的臭味”?!

由于解剖学是实实在在的一目了然的东西,最具有说服力。

反中医者正是抓住中医这一死穴而欲置之死地。对此,保中医派似乎全无招架之力,更谈不上还手之功。

正当中医处在此危亡之际,有一人横空出世,万分“睿智”地提出:“内经之五脏非血肉之五脏,乃四时之五脏”。

啥叫“四时之五脏”?

指中医理论体系之人体结构应于四时而变化,四时之风寒暑湿化成六气,六气生五行,五行对应于五脏。

因此,五脏并非一成不变的血肉之实体,而是应四时而变化的“功能脏器”,根本无需与西医看到的尸体上的解剖结构进行对应。

就这样,轻易化中医无解剖的死局于风轻云淡之间。

从此之后,但凡中医体系中有与人体实体不能对应之处,一应用“功能脏腑”来解说,从而可以轻而易举地化解任何针对中医的“责难”。

比如,经络,尽管内经上的经脉还是可观可测量的实体,由于现在解剖学始终找不到对应的结构,就被虚化成了有名无形的功能结构。

从此之后,中医们再也不用为不能与现代医学相对应而烦恼,反正中医的研究对象不再是现实世界中的客观人体,而是虚拟世界的功能人体。

这位救中医于危亡的“大葱”名字叫恽铁樵,一代中西医汇通宗师,甚至说,是现代中医的鼻祖。

因为,如果没有恽铁樵就不可能有现代中医的存在。

恽铁樵,1878年出生,早年考中秀才,1903年考入新式学校南洋公学攻读外语和文学。

毕业后先后在多家学校执教。

教书之余,恽铁樵充分利用其良好的英语能力开始翻译西方文学发表,很快也成了颇具影响力的网红,并于1911年被商务印书馆招聘为专职编译,1912年更是开始主编《小说月报》。

然,所谓天有不测风云。

1916年,恽铁樵年已14的长子死于“伤寒”。

中医的伤寒并不是今天所说的伤寒杆菌感染性疾病,而是泛指一切“热病”,即发烧为主要表现的疾病,主要就是今天的“感染性疾病”。

次年,二、三子又相继死于“伤寒”。

眼见爱子连续早夭,而中医神医们却束手无策。

恽铁樵开始发奋攻读中医。

也是跟皇甫谧一样,仅经过3、4年的发奋恽铁樵就收获大成,并于1920年在上海公开挂牌行医。

没用多久,恽铁樵的诊所便已经门庭若市,医声大振。

随后,恽铁樵更是大开山门广纳弟子,并大量出版著作,成为了中西医汇通派的一代宗师。

因此,说恽铁樵救了中医,没有恽铁樵,就没有现代中医,一点都不过分。

尽管“医不自治”,拯救了中医的一代宗师恽铁樵却没有救得了自己,于1935年57岁英年早逝(比最近亡故的梅墨生大师还多遗憾了2年)。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