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中医

关于抢救我国中医药的报告

  我国从神农尝百草始有医药,故而诞生了《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本草纲目》等等不朽的中医理论与中药本草名著,为我国医药文明,推动社会发展,保障人民健康,构建华夏文明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为何笔者说我国中医文明,对构建华夏文明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呢?

  大家想想,在我们文明的历史进程中,有多少次瘟疫吞噬着我们脆弱的生命,有多少次战争需要医生,又有多少生命在病态下需要医治?就是中医用最原始的方法挽救了我们。在没有西医的情况下,我国涌现出扁鹊、华佗、张仲景、皇甫谧、葛洪、孙思邈、宋慈、李时珍、叶桂、薛生白等等著名药学家和医学家。

  然而,明末清初,来华的传教士把基督教带到中国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方近代科学和医药学。由于当时主要传入的只是浅显的解剖生理知识,而且西医在临床治疗技术上并不优于中医,因此对中医影响不大。西医开始对中国医学发生影响是在19世纪初,牛痘接种法以及西医外科和眼科治疗技术的传入,随着西医传入的扩大,近代西医学的成就相继引入中国,从而为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奠定了基础。鸦片战争改变了中国原有的历史进程和社会性质。鸦片战争后,教会医院由沿海进入整个内地,几十年间,教会医院在各地比比皆是,成为和教堂一样引人注目的教会标志。 随着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到来,西医逐渐形成了主流,中医逐渐失去了市场。比方说,1987年武汉中药销售店有一千多家,2019年只剩下203家,尽管如此,现有的中药店仍然面临关门的危险;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们一张处方到处能点齐所有处方中药,现在一张处方跑三家名店才能点齐;九十年代中药材品种齐全,现在我们的处方不得不根据市场上药材是否还有,才能开处方。这是因为人们以为中医疗效慢,只想快速治愈自己的病,就大量使用西药的结果。殊不知,西药有好多副作用,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更可怕的事是:人们的抗药性日益增强,导致有些病用药量数倍增加,最后药品没有疗效了。而中药治本,且副作用相对西药小,加上中医整体观念强,所以其优势我们不能忽略。

  在笔者看来,中医并不是疗效慢,而是我们没有在这个庞大的资源库中,找到准确的配方。比方说,开春新大蒜头拨掉蒜衣,用一斤老抽酱油,半斤醋,一斤半拨掉蒜衣的蒜头,泡十天储存可使用一年。只要你因冰箱食物吃了拉肚子或痢疾,吃三四片,第二天就能痊愈。还可当菜吃。再比方说,疟疾,只要你在疟疾发病前半小时内,用马鞭草煎开十分钟,倒出药汁加红糖适量服用,疟疾就会痊愈。如此种种民间很多偏方、验方,都是既快又没副作用的良药。我曾在一九八七年给卫生部写过 ,建议对全国偏方、验方、单方、密方征集比赛,如果效果显著,且副作用小的优胜产品,给予奖励。然后在国家医药管理局的领导下,组建一个生产基地,企业与发明人共同享有利益分红,可是这一建议没有如愿。随着2020年新冠肺炎的突发,中药的贡献,现在想来,觉得这一设想应该是可行的。这样既保护了中药的发展,又为研究开发我国中药提供了土壤。

  再说倪海清案。倪海清是浙江省金华市的一名江湖郎中,出身农民,小学文化,没有行医资格。他偶然获得了别人的祖传秘方,在此基础上,研制出了一种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草药秘方,救治了数百晚期癌症病人。2009年,他成立了海清民间草药研究所,之后获得了肿瘤内服中草药片剂国家发明专利。但其研制的中草药片剂并无生产许可证及药品管理部门批准文号,在法律意义上是假药。2013年4月8日,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倪海清因生产、销售假药罪一审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这一案件说明什么?说明中药是能解决重大医学难题的。全世界对癌症都处于难题的情况下,我们不仅不认识到中药的希望与前途,反而把倪海清关押在监狱中。法律是对的,但倪海清从什么地方筹集一大笔资金报批文号,得到生产许可证呢?故而产生了法律与客观条件的矛盾。申明一下,笔者不是为倪海清申斥,而是为我国医药报批悲伤。

  随着“我国医药管理部门对现在的医师执业资格要求渐高,药品的生产使用管理也越来越严。这本是为了更好地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提高城乡居民的医疗卫生质量。但是,由于中西医学存在本质差别,这些基于西医医疗体系建立起来的法律法规,对中医药的发展起到了严重的阻碍作用,对提高人民群众的医疗卫生保障产生了明显的不利影响,导致‘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愈加严重!”以上这段话是已故《中医战略》作者贾谦先生说的。

  事实上在现实中,有些法律条文不合理,倪海清事件具有代表性。大家如果是搞药品研究或从事医药方面的工作者,就一定知道申报中药发明有多难,可以说像倪海清这样的人,想申报新药发明生产批文是零,因为有些新药报批费上亿元,这笔费用倪海清从何而来?然而,倪海清的药的确有疗效,又拿不到生产许可证,只能冒险地应用临床,其结果反而成为了送他进监狱的罪证。试想,当年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如果有这样的法律条文约束,我们的中草药能有今天的成就吗?反过来说,我们的法律应该根据社会实际而改变。

  腐败与教条是毒药,它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打击正义。如此下去,我们不大胆地进行好的中草药秘方与配方革新传承,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那点中草药遗产宝贝会慢慢被淘汰。再说倪海清是自己从他人手里得来的能治病的好秘方,怎能说是“假”药?所谓假药,应该是冒名顶替而无疗效的产品呀!

  我们喊出了许多响亮的口号,要大力振兴中医药,调动各级中医药从业人员的积极性,充分发挥他们的各种能力。但是,目前国家的一些有关政策却仍然与中医自身的发展客观规律背道而驰;国家颁布的医药法规,都十分严格、不可逾越。这本是为了实现医药卫生行业的规范化、标准化,以更好地进行统一的监督和管理。但是,它们大多是基于西医的理念和发展规律建立起来的,与中医药讲究的个体化治疗,强调的“一人一方”等思想格格不入。这些法规的许多条条框框,往往最终成为中医发展的桎梏。另外,北京五洲陈欣九天肿瘤防治研究院陈欣院长的“假药”事件,也是明证之一。而有些行政主管部门的恶意执法,对中医药的发展更是起到了极大的负面作用。这种现状要是不尽快改变,振兴中医不要说“三百年”,就是“一万年”也难以实现!

  这次新冠肺炎在全世界大流行,我们中药起到的作用目前还没法估量,但可以肯定地说,中药的疗效已经显现(我国驰援湖北的医务人员零感染,都因喝预防中药的效果。意大利2629名医务人员感染。不能不引起我们深思)。在目前新冠肺炎无药可治的情况下,日本、韩国、意大利、非律宾、马来西亚等等国家向中国求援时,都要求中药进入他们的国家。然而,我们硬不起来。为什么?因为我们不仅中药库存不足,更是中医医师越来越少,名中医到了青黄不接的地步。“清肺排毒汤”还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一点资本,要想支援外国,我们只能将几位国宝级的中医专家请出来,他们都是八九十岁高龄老人,我们能忍心让他们去吗?

  历史潮流滚滚向前,我们不进则退,这是谁也无法抗拒的事实。为此,我不得不再次提出给中医药一个机会——建议对全国偏方、验方、密征收集比赛,如果得到了行之有效、且副作用小的优胜产品给予奖励,并在国家医药管理局的领导下,组建一个中药优胜产品生产基地,企业与发明人共同享有红利。

  致 :

  礼!

  申请人:许雨浓

  二○二○年三月二十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