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中医

关于脂溢性皮炎和激素依赖性皮炎的中医治疗

  关于脂溢性皮炎和激素依赖性皮炎

  作者:潘三七二一

  写在前面的话

  脂溢性皮炎,中医叫面油风,以皮肤油腻,瘙痒潮红,毛细血管扩张,叠起白屑为特点。分两种类型,一种是干性,也就是有白屑的。一种是湿性,皮肤大量出油,潮红,或伴痤疮,甚至结油腻性厚痂,并有臭味。糖皮质激素依赖性皮炎是因长期反复不当的外用激素引起的皮炎,临床表现为表皮与真皮层变薄,毛细血管扩张,或伴痤疮,色素沉着,汗毛加重等。

  这段话在我没有学中医之前就在脑海里有很深的印象。21岁时因为误用激素,不仅得了激素依赖性皮炎,还加重了本身的脂溢性皮炎,今年30岁,9年时间里“阅医无数”“阅药无数”,凡是你能知道的治疗此病的西药,比如他克莫司,肝素钠,异维A酸,蓝科肤宁等等,还有无数的化妆护肤品,比如雅漾,海蓝之谜,甚至是汇美舍的精油(我记得11年配的一套大概就要2000多),还有各种口服的保健品,以及无数的中药,外用的中药面膜,裸脸,各种偏方,比如艾草水,土豆片敷脸等。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你知道的我全用过。但是没有一个让我好起来的,哪怕好一点点的都没有。

  回想9年的时候仿佛做了一场噩梦,无时无刻不在焦虑,因为我知道治病这东西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疾病不可能保持一个状态不变化,就像一块被细菌侵蚀的面包片,要么你赶快把细菌杀死,否则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最终完全腐烂掉。

  于是就在这焦虑的心情中不停的尝试,不停的寻找新的办法,寻找新的医生,寻找新的药物。每次治疗无效后的失落,与找到新办法时的期待成正比。曾经也想不然就死了算了,但是看到新的办法后又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直到现在我也在想,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到底是什么年龄段,20多岁,正是应该吃喝玩乐谈恋爱的年龄,我都错过了。付出的20几万的代价,和9年的时间,换来现在阴差阳错的一身中医本领,是福是祸……

  这个病比绝症都难治么?

  在看病的那段日子里我一直搞不懂的就是为什么这个病如此的难治呢?空军总医院皮肤科的主任,白癜风都治得好,挂号在黄牛手里2000块一个的我看过,协和医院皮肤科的我看过,甚至听说南方某大夫能把要癌症都治好了的,我也去看过。省里的中医西医治皮肤病有名气的我几乎全看了个遍,后来又陆陆续续的看了很多的内科大夫,但是没有一个让我变好起来,甚至还越来越糟糕。

  为什么绝症都能治好,白癜风都能治得好,我这一个皮炎却治不好呢?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了。不是病难治,而是人不行。

  这个病难治么?如果让西医来治,那肯定治不好。(这一点我无比肯定,后面有解释)如果让中医来治,那就看给你治病这个大夫懂不懂这个病了。但是现在很少有人懂这么个病,这个我在下段会讲原因。

  其实不算难治,比起牛皮癣,银屑病,红斑狼疮等皮肤病来讲,这个只能算是一个小毛病而已。不过的确是挺麻烦,需要一定时间以及患者的配合。

  为什么很多中医都治不好这个病?

  相信很多患病多年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去找了某一个特别出名的大夫,北京或省城某知名医院的教授,但是最后却没什么效果。这种情况对治病的信心打击特别的大,一想到那么有名气的专家都治不好我了,自己岂不是没希望了?于是开始转而去试验各种偏方,甚至跳大神一类的办法。(我 曾经在这上面也花了不少钱,虽然我以前彻头彻尾的不信那些东西,但心里想着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好)

  为什么我说这个病只能中医来治,因为我用了几年时间吃遍了西药,最后西医大夫都开始给我开中成药了,甚至在黄牛手中上千块的号的某些专家号,看了之后只是给我开了一些维生素,我才幡然醒悟踏上了寻找中医的路。

  但是中医呢?这里面也有很大的问题存在。第一,很多人的名气是炒出来的,并没有实际宣传的那么厉害,是现在普遍存在的问题,不过在这篇文章里就不展开说了。第二,中医外科还是中医么?如今在我学习了中医之后的感觉,中医外科已经不完全是中医了,起码也应该算作是中西医结合的产物,他们更擅长的是开刀手术,甚至整本中医外科学里都非常强调两点,一是外科病外治为主,二是中西医结合治疗。整本中医外科学里比较有中医特色的也就是那些箍围药提脓去腐药了,比如金黄膏玉露膏升丹等,其他的无论是病理解释,还是治法,越来越西医化,病名要对照西医病名,病位全部解刨学术语,诊断强调理化检查,发炎了最好抗生素介入治疗,不得不承认在一些疾病上的确是西医的治法有优势,但是有一些疾病西医就是治不好,而现在的某些中医又已经不懂得中医的精髓了,表面是个中医,但是满嘴都是什么内分泌失调,什么激素紊乱,不谈风寒暑湿燥火,只懂理化检查各项指标。(关于中医西化的问题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看一看吧。)

  第三,外科大夫不懂内科,内科大夫不懂外科。在没有学习中医之前,我也一直单纯的以为皮肤病不就是那层皮肤出了问题么?既然只是皮肤的问题,那就应该用外在治疗方法最好。但是我的老师,也就是把我治好的人,他总对我说一句话:“一定要牢记皮肤病多是形于外而发于内的”。就像已故名医赵炳南所说:“见皮治皮,永无愈期。”

  但是回忆一下,你有没有发现你这些看病的经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每次去看病,都是几分钟结束,其中还要算上医生开药的时间。医生只是看看你的脸,确定一下是什么病,然后就开始开药,漠不关心,甚至面无表情。我每次都期望那个大夫能够多问我几句,这样是不是能让他更加了解我的情况,我就能够得到更好的治疗。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不是医生不问,而是他都不知道要问什么。

  中医的基础理论,也就是中医整个框架的构建的两大特点,一是整体观念,二是辨证论治。(中医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你说有多重要?)

  整体观念其中一层含义就是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六腑、五体、五官、九窍、四肢百骸,皮肤毛发,在生理上互相联系,支持,在病理上互相影响。

  现在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的懂得一些中医的知识,比如一个人脱发,大家都知道可能是肾虚或者气血不足了,一个人长痤疮,都知道可能是最近有一些上火了。这是内在对外在的影响。脂溢性皮炎就是如此,内在脏腑阴阳的失衡,导致了面部异常的大量出油。再比如有的人皮肤上沾了大量砒霜,导致中毒甚至最后死掉了,比如烧伤患者,烧伤面积没那么深没那么大却可以出现高热神昏的状态。这是从外对内的影响,激素依赖性皮炎就是如此。中医叫邪毒内攻脏腑或邪毒内陷。毒邪通过你的皮毛、孙络、浮络一路传向经脉最后进入脏腑。所以在你外用激素的那一刻,激素就已经开始进入你的身体,随着时间和用量,和你本身的身体抗性,决定着到底对你的身体产生了哪些方面的损坏,可以归属于药毒范畴。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中医发病的机理,简单的来说就是正邪抗争的结果,自身的正气打败了外来的邪气,你即使感染了外邪也不会发病。比如我就知道有的人,用了一段时间激素,停掉之后完全和没事的人一样。但是如果自身的正气抗争不过外来的邪气,或者外来的邪气太过于强大,如毒蛇咬伤,如我上面说的砒霜,或者长期大量外用激素等。或者自身正气虚弱,产生了内生之邪,内生之邪反过来攻击自己的正气,那么就会发病。

  辨证论治,如果用现在术语来解释,就是个体化的治疗方案。每个人有不同的体质,即使感染了同一种外邪,发病时表现出来的情况也会不尽相同。

  一般稍有中医知识的人或者一般的中医都知道,肺主皮毛,火性炎上,于是见了皮肤的问题,就从肺治,就从火论。但是如果是土不生金呢?(脾胃属土,五行土生金)本身脾胃虚弱,卫气不足,卫外不固,这时如果邪毒侵犯,还能单纯的从肺论治么?如果是子病及母呢?(肾属水,五行金生水)本身肾水不足影响了肺阴,这时又感受了外来的邪毒,既有虚火又有实火,如果不分虚实,一味地清热,岂不是雪上加霜?就像我前面所说的,治病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疾病不可能在你体内处于一个自我平衡状态,要么就是邪气慢慢的侵蚀正气,要么就是正气把邪气驱赶出去。而大部分人得这个病的病程都要按年计算,这时早已是虚实夹杂的症候了。如果不一边扶助正气,一边清理邪气,而还是一味地攻邪的话,最后只能越来越虚弱,甚至并发其他的疾病。

  我就是被一群不懂的中医,看到我是皮肤的问题,看见有红肿就一味地用清热药,黄连石膏当饭吃,皮肤不仅没有变好,反正身体出现了其他的严重情况,直到现在还有一些脾胃阳虚。

  所以总结起来我认为有三点,一是庸医太多,不懂方剂,只懂药味的堆积,不懂辨证论治,只懂背下书上写的证型。二是现在中医体系的原因,科室分的越来越清楚,内科的不懂外科,见到红肿只懂清热,三是外科的不懂内科,西医懂的不少,古文一篇不读,完全抛弃了中医的基础框架。

  于是一个经过治疗本可以痊愈的疾病竟成了疑难杂症,呜呼哀哉。

  这个病到底怎么治?

  相信在看这篇文章的人最关心的莫过于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我写了那么多,那么到底这个病应该怎么治呢?

  我只能用《伤寒论》里的一句话来回答:“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翻开中医外科学,脂溢性皮炎分为风热血燥型和肠胃湿热型。风热血燥用消风散合当归饮子,肠胃湿热用茵陈蒿汤合平胃散。一个困扰无数人N年的病原来如此简单?真是要让人笑掉大牙,如果治病是这么简单的,那天底下就没有人生病了。

  中医基础证型少说有30多种。在外用了激素后,其进入身体到底是损害了哪一腑哪一脏?在外用激素之前自身的脏腑是否有什么问题?这些都不用考虑就用这两个证型四个方子去治,治的好?

  就像我之前所写的,基本所有人的印象都是:治皮肤病就是清热泻火。但是我的老师在当初治疗我的时候,基本每服药都有制附子,干姜,肉桂等。虚实夹杂,攻补兼施,寒热并用。黄连配着附子,大黄配着细辛这是常事。阳和汤,附子理中丸等温热药少说也喝了几十服。

  如果本身体质虚弱,又感外邪,那么发病起就是虚实夹杂之证。或生病超过一定时间,开始正气强盛,但禁不止邪气对正气的攻击,慢慢转为虚实夹杂证。而庸医只懂一味地攻伐,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越吃药越差。吃上了药仿佛好了一些,停了药之后皮肤反而比以前更加严重,而且精神状态和身体情况也每况愈下的原因所在。

  如热入营分,耗血动血,皮肤发斑,焮热疼痛,躁扰不宁,便秘溲赤,舌红绛苔黄,用清营汤或凉血五花汤加减。

  如伤阴耗气,阴虚火旺,皮肤潮红,自汗盗汗,失眠烦躁,舌红少津,苔少或无苔,用生脉饮或麦门冬散加减。

  如外邪引动心火,心火亢盛,灼伤肾水,眩晕耳鸣,五心烦热,腰膝酸软,口舌生疮,面红舌赤,用黄连阿胶汤或交泰丸加减。

  如恶血归肝,阻碍厥阴之升发,口干口苦,胁肋胀痛,急躁易怒,情志抑郁,红丝赤缕,用丹栀逍遥散加减。

  如……

  如……

  如……

  总之脂溢性皮炎多属本虚标实,激素依赖性皮炎多发病急骤,传变极快,甚至会出现N个以上基础症型夹杂在一起,在患病一定时间后,病机极其复杂,变症百出,庸医治之则伐生生之气。唯有寻明医技高者精确辩证,紧抓病机,随证治之,然后有望回春。

  2018年4月5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