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中医

本以为是脾虚,最后治好却是按痰饮——我的中医之路之(3)

本以为是脾虚,最后治好却是按痰饮——我的中医之路之(3)  中医基础理论教材 第1张

第二例病人是我们村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看着挺壮的,在外面干的也是体力活。在前一年夏天,自己感觉上火,就买了一斤蜂蜜,一次喝下去。从此得了一个慢性腹泻的毛病,一天泻七八次,几乎把全县能找的名医都找过了,丝毫没有效果。现在想来,我即使眼下遇到这样的病人,也很可能治不好,但当时我却在十几天时间内治好了。现在想起来,第一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到厕所观察过病人的大便,有时把病人请我家里来和我爸整天下棋以便于观察病人,有时候自己整天呆病人家里进行观察。

本以为是脾虚,最后治好却是按痰饮——我的中医之路之(3)  中医基础理论教材 第2张

有一次,病人刚配回来药,我突然发现需要加两味,不好意思和病人说,就自己花钱大中午顶着烈日骑自行车跑十几里路给病人配药。

本以为是脾虚,最后治好却是按痰饮——我的中医之路之(3)  中医基础理论教材 第3张

第五版中医基础理论教材

还有一个,就是当时候,自己是一张白纸,脑子里没有任何先入为主的条条框框,只有一本《中医基础理论》,所以,完全从证候、辨证出发,其实最能切中病情。

这个病人最初找我的时候,主要是问我,为什么在前胸后背拔火罐的时候,无论轻重,一拔就是大块大块的血泡,就类似天疱疮那样的,但里面都是淡红色的血水。我问他,为什么拔火罐,他说前胸后胸闷,拔了火罐会好一些。

长期拉肚子,久治不愈,经常从胃里往上泛水,但是不酸。我当时候,什么也不懂,满脑子就一本中基,所以就蛮有把握地对他说,这是脾虚了,久泻脾虚,脾不统血,所以一拔火罐就吸出血来了。这话要放现在,我绝对不敢说,因为懂得多了嘛,中医西医的,首先就考虑到血液病或皮肤病上了,可当时不懂啊。病人一听,觉得对,他问了多少有名的医生,都没能解决他这个疑问,觉得我毕竟是省城学来的,很厉害。就让我试着给他治病。翻翻他以前的方子,足足有厚厚一叠,五六十张肯定是有的。看看组成,党参,白术,茯苓,陈皮,半夏,黄连,三仙,车前子,扁豆,山药什么的,也挺对呀。唯一不理解的是黄连,这么个脾虚的病人,为什么要用黄连呀?

于是我就处方,脾虚嘛,肯定要补脾,补脾用什么呢,四君子汤,因为我当时不知道别的,就知道这个,当时方剂还没有学,勉强现查书,加减成个六君子汤。人参(红参),白术,茯苓,甘草,陈皮,半夏。当时,病人反应说,吃了干姜后,胃里吐水就会好点,所以我就加上了干姜。剂量忘了,就记得人参的剂量不小,怎么说也有十来克。这个方子吃上,我就开始鼓捣病人到我家下棋,早上吃,到了晚上,病人就说,好像没有吐水,胸也没那么闷了。吃了三天,病人形势是一片大好,出了大便次数仍然多以外,其他的症状全好了,精神也好多了。我后来,又根据益火扶土法在前面的方剂上,加上了附子,杜仲。当时是大夏天,抓药的人看我又是红参,又是杜仲的,吓够呛,又听说我是初次开张,都说这医生胆子太大。但病人绝对相信我,说找了多少名医都没看好,吃了我的药挺好。就这样继续吃,精神一天好似一天。有一天中午,病人在我家午睡,由于是夏天,就没有盖被子,我发现他睡觉的时候,全身汗珠不停的往外冒,就把它叫醒,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这个情况也有一年多了,自汗盗汗全有,但面色是苍白的,绝对没有任何热像。我当时号脉,绝对是洪大脉,但按之则无力。当时对这种脉象不解,现在想来,估计就是李东垣说的补中益气汤的脉象,虚大,或洪大。经过继续调理,病人其他都正常了,就是大便次数还是多,经常有肠鸣。我就在书中到处翻,最后认为是痰饮证。开了苓桂术甘汤。结果吃了一副,病人说,大便的时候,好像有脓血。把我吓死了,这个方子就能把肠子吃穿吗?半夜三更,打上手电,跑他家看他的大便去,我爸也怕我捅娄子,也紧张兮兮地跟去了。结果发现没有血,是一些似脓非脓的东西,白色黏冻,病人感觉很舒服。我也就忐忑不安地睡觉去了。结果,第二天病人没来,第三天天不亮病人就来找我。我本来就一天没见病人担心了一天,见他第三天来这么早,肯定以为坏大事了。但见他是自己来的,心里稍定点,最起码这人还活着。想不到的是,病人是给我报告好消息来了,说吃了这次的药后,一年多肠鸣腹泻彻底好了,大便成形,肚子也不响了。后来多年至今,病人都没有犯病。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