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需要调整自己的健康观

第一健康 23 0

  老年人需要调整自己的健康观

  有一次,我在一家社区医院缴费窗口数了数,17 人的队列中15 位都是老年人,仅有的两位中年人,其中一位还是替年迈体衰、行走不便的母亲来取药的,老年人成了医院的一道风景。

  走进诊室,我发现大多数前来就诊的老年人只取药不看病,落座就对医生说,“我要开点什么药”,并且要求医生开足一个月的药量。其间,少数老年人会自言自语地闲叙上几句,内容大都是说某种药对自己的病如何有效,之后,便接过医生递过来的处方满意而归。其中一位大爷比较风趣,接过处方用手指弹了弹,笑着说:“这下可以安心过年了。”他的话道出了老年人的心结——怕过年犯病。担心犯了病,医院放假得不到医治,于是未雨绸缪,为自己备足药。

  这种心理反映了老年人对医院的心理依赖,暴露出来的是老年人在自身健康上的不安全感,情绪紧张焦虑,甚至恐慌不安,时刻担心自己的健康会出问题,担心健康出问题之后得不到及时医治而危及生命。受此心理推动,便出现了通过大量取药为自己买一份保险、博一份心安的行为,药在某种程度上扮演了心理安慰剂的角色。

  客观地说,老年人对自我健康的这种担心情有可原。因为当一个人进入老年阶段之后,必然会面临健康问题。大量调查显示,老年人的慢性病患病率为71.8%,其中60 岁及以上老年人高血压患病率为66.9%,糖尿病患病率为19.6%,关节炎患病率为25%,脑卒中患病率为5.7%, 抑郁症患病率为11%~57%;阿尔茨海默病患病率在60~64 岁为0.5%,85~89 岁为18%,95 岁及以上高达48%。所以,老年人是典型的“医学易感人群”,患病率高、患病种类多、患病时间长是老年人的特点,而疾病也必然会对老年人的生命构成威胁,因而老年人对自身健康的关心完全合情合理。

  这里需要我们思考的是,当一种现象成为与年龄相伴随的现象时,它就呈现出一个规律,就有了自然而然的属性,如同一岁前的孩子不会走路,也就是双腿不具备行走功能一样,需要的是自然而然地去对待。据此,老年人需要调整原先对健康的认识,建立新的健康观。

  第一,自然的健康观。要认识到多病是老年阶段的自然现象,老年人多与疾病相伴相生。现代医学研究显示,老年病有三类,一是老年人特有的在器官老化基础上发生的与退行性改变相关的疾病,如老年痴呆症、骨质疏松、白内障;二是衰老使机体机能减退引起的急性疾病,如肺炎;三是中青年发病而在老年阶段患病率明显增高的慢性疾病,如高血压、高脂血症、动脉粥样硬化性疾病、冠心病、糖尿病、脑卒中、慢性阻塞性肺病、肿瘤。三者中,第一、二类源自衰老,第三类与生活方式有关,也就是平日里的衣食住行,从上述病症中不难看出,生活方式导致的健康问题更多。因此,老年人要向自然回归,在自然中求健康,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物来顺意,事过心宁”“体欲常劳,食欲常少,劳无过极,少无过虚”“养性之道,莫久行、久坐、久卧、久视、久听”等,我国传统文化中养生哲学的高妙之处就是强调向生自然,这是我们的文化瑰宝。

  第二,平和的健康观。要心平气和地接受自己的健康现状,与疾病和平共处。我国著名心理学家高觉敷是一位享年97 岁的长寿老人,记得有一年我们去拜访他,当时老人家已经年近九旬,见到我们,老人家拿出一个小本子,和蔼地说:“你们曾经来过吗?如果来过,请在本子上找出你们的名字;如果没有来过,请在本子上写下你们的名字。”我们接过一看,小本子上密密麻麻写了很多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显然,年迈的高老已经不记得来访者是否曾经来过,可能也对不上来访者与其姓名,但这位心理素养极好的老人家用这种聪明的方式化解了内在焦虑,让自己心平气和地接受衰老的现实,为我们树立了好榜样。

  第三,友好的健康观。要看到疾病并非全然是坏事,要和疾病握手言和。庄子说“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不知无用之用也”,无用也有用,坏事也可变好事,疾病亦如此。当一个人生病时,其实是身体在提醒我们,“不可太劳累,要注意休息哦”“生这么大的气,健康要出问题的”“头晕乎乎的,快去量量血压”“盐吃得太多了,快减快快减”“你的饮食习惯太差了,不喜欢吃蔬菜,还不怎么喝水,要改啦”“心脏跳得这么剧烈,还想和年轻人一起去坐过山车?绝对不可以,危险!”这类提醒真的很有必要,它在以自己的方式——疼痛、难受、不适、无力以及心跳加剧、呼吸急促、头晕目眩等症状向老年人发出预警,告诉老年人远离危险,远离伤害,提醒老年人去休息、去吃药、去看医生。可以说,疾病发出的信号对老年人的健康是一种保护。

  建立新的健康观,老年人才能轻松、愉快、平和地过好每一天。


标签: 保健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