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美容

15楼财经 | 美容医院突然人去楼空 消费者大额预存费用退款难

日前,有消费者反映,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已关停,但不少消费者账户中还有预充值金额和尚未进行的年卡项目。北青-北京头条记者8月初暗访时发现,凯润婷当时并未关门,而是集中接待上门维权顾客。但8月17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再来到这家美容医院,却已大门紧闭,招牌都被取下。截至发稿时,接受北青-北京头条记者采访的部分消费者表示,暂未收到该医美机构的退款。

跑路?美容医院人去楼空

15楼财经 | 美容医院突然人去楼空 消费者大额预存费用退款难  美容 第1张

15楼财经 | 美容医院突然人去楼空 消费者大额预存费用退款难  美容 第2张

门店关闭前后对比 摄影/实习记者 赵思佳

8月17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双井的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医院大门紧闭,店铺写有凯润婷字样的招牌也已拆除,卷帘门上写有多条招商电话,而更为醒目的,则是门上张贴的维权群二维码。

15楼财经 | 美容医院突然人去楼空 消费者大额预存费用退款难  美容 第3张

15楼财经 | 美容医院突然人去楼空 消费者大额预存费用退款难  美容 第4张

门店关闭前后对比 摄影/实习记者 赵思佳

据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群内的58人均为此前凯润婷的顾客,曾在该医院预充值或购买过项目,金额在千元到上万元不等。群内一名消费者表示:“我起码在这家医院存了三万元,这家医院经常搞活动,出一些所谓优惠政策,一搞活动就有咨询师打电话推销,最后项目多到我自己都记不住了。”维权群中很多消费者购买了上万元的项目还没做,但医院却关门了。

甚至有消费者在去年年初预充值时,直接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将充值金额转给了凯润婷的医生。如今,医生已离开凯润婷,微信不再回复任何消息。凯润婷医院也已经搬离原址,维权无望。

有消费者透露,在得知北京凯润婷停止诊疗活动后,她提出想要将该医院的遗留项目转接到凯润婷廊坊的医院,但北京凯润婷方工作人员以尚未找到新的办公地点,无法约转为由,拖延了这一要求。

针对门店已经关闭,凯润婷工作人员称,目前,他们暂时在家办公,院方正在寻找新的办公地点,找到后才能继续办理退款或是转接项目。截至发稿前,仍有申请退款无门的凯润婷顾客陆陆续续加入维权群打听凯润婷下落。

退款难 部分顾客提起诉讼

而就在一周之前,北青-北京头条记者首次探访该店时发现,当时凯润婷虽然已停止一切诊疗活动,但店面尚未关闭。现场仍有工作人员为消费者办理退款服务。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以消费者身份与其他维权顾客来到凯润婷位于双井的门店。医院大堂中中仅有一名前台工作人员在场,更多的是来这里申请退费的消费者。前台工作人员为前来维权的消费者分配了指定咨询室。咨询室中坐了多位医院工作人员,她们的手中、地上都是该院预充值客户提交的和解协议书和证件复印件。

摄影/实习记者 赵思佳

工作人员表示,需要顾客在申请退款时,提交银行卡与身份证复印件,十五个工作日内会有工作人员联系,届时再来医院签署一份和解协议,签署协议后会在七日内将第一笔2000元以下的款项打到消费者提供的银行卡账户,但2000元以上的退款还需要等待该医院账户解除冻结。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也看到了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所出具的和解协议,上面写到,由于本次年检未通过,医疗执业许可证被注销,公司账户被冻结,资金无法正常流通,医院给出的解决办法有三种:一、账户余额2000元以内,可进行一次性退款;账户余额2000元以上,等账户解封后退款;由顾客本人自愿选择,先行退款2000元,其余尾款公司账户解封后,依次退到顾客本人账户。二、等待新医院,到新医院操作。三、转到天津、廊坊的医美机构操作。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向工作人员询问了新医院具体地址,但工作人员未告知,关于新医院的落实时间,工作人员也表示不清楚。而购买年卡项目并已经开卡的顾客,该医院拒绝退款,表示可以为年卡客户对接别的医院继续做剩余项目。

“8月初我去办理退款时,院方态度还比较积极,当时以为至少可以挽回2000元的损失。没想到退款还没收到,8月11日医院就已经人去楼空了。”另一位消费者向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倾诉了她的遭遇,她表示,已经有消费者打算寻求法律援助,但仍有一部分在继续等待。

许可证被注销 因纠纷大额资金冻结

一位前来维权的消费者称,凯润婷是开了至少十年的老店了,在天津、河北廊坊有分店,想不通为什么会突然关店。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登录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看到,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的工商执照并未注销,属于正在经营状态。但据北京市人民政府网站显示,2021年5月19日,因拒不配合校验工作,暂缓校验期间内违规开展诊疗活动,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被注销医疗机构许可证。

据凯润婷此前出示的情况说明显示,医院账户因诉讼过程中被封,目前无法使用大额资金。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也根据工作人员所提供的案号在裁判文书网中找到该案文书,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该案裁定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何军、被申请人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名下总价值三百万元的财产。

据了解,该财产保全申请人正是史三八,而公开资料显示,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前身为北京史三八医疗美容医院,创始人正是史三八。

除此之外,据凯润婷店面张贴的告知书显示,此次店面关闭的主要原因是承租人拖欠租金以及承租人在承租房屋内实施违法行为,出租人决定收回房屋,并要求房屋占用方于2021年8月11日前搬离,否则将采取强制搬离措施,而此出租人同样为史三八。

北京将立法规范商家预付费行为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注意到,在找凯润婷退款的消费者中,除了少数在平台上购买了项目没有来得及消费外,很大一部分是购买了凯润婷的预付费卡。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咨询律师了解到,针对商家跑路预付费卡用户可以先行向当地监管部门进行举报,尽量挽回损失。如果仍旧不能解决,张硕律师建议进行法律诉讼。张硕律师表示,可以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合同法》的条款。因为商家原因导致企业倒闭,那商家需要对预付费的消费承担违约责任,因为消费者在选择某一类服务项目后,与商家签订合同或者口头约定,进行了预先消费支付的行为,其实双方的合同关系就已经成立了。如果商家的原因导致无法给予服务的话,就是构成了违约行为,理应承担法律责任。

此外,商家预付费行为未来将有地方立法来进行精细管理。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日前,由北京市商务局、市市场监管局起草的《北京市单用途预付卡管理条例》已经完成了征求意见阶段,市人大近期还召开了该条例的立法座谈会。该条例在征求意见稿中明确,办卡将有7日“冷静期”;商家停业、注销应提前30日告知,并一次性按原渠道退费;卡里余额到期,仍可激活、可换卡、可退费等。

相关新闻

上海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8月17日,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上海市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

《方案》提出,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市委网信办、市公安局、上海海关、市市场监管局、市邮政管理局、市药品监管局、市中医药管理局定于2021年6月至12月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方案》称将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行为,严厉打击生产(经营和使用)不符合国家规定的药品器械行为,严厉打击虚假医疗美容类广告、信息以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查处并曝光一批违法机构,惩戒和震慑一批不法分子。继续加强医疗美容服务行为监管,继续加强医疗美容服务相关药品和医疗器械生产、流通和使用监管,继续加强医疗美容服务信息和医疗广告监管。

实习记者 赵思佳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鑫

编辑/樊宏伟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