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中医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提起鲁迅,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位大文豪,在新文化运动中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毛泽东主席曾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到,鲁迅是“文化新军的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鲁迅应该说不仅仅只是一个文学家,还应该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他是中国文化革命的先锋和主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文化领域方面,鲁迅是代表着过去中国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的民族英雄,他是大部分人的代表。他有着最硬的“骨头”,有着最锋利的“剑刃”,“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这样的赞誉对鲁迅而言是名副其实的。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中医 第1张

然而,有着这样崇高的形象,高尚的品德的鲁迅先生,曾经却说过:“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这样的可以说是有失偏颇的话来,这句话甚至成为了反对中医药的人的代名言,被人利用去抨击中医。

除此之外,鲁迅先生从1918年所写的第一篇《狂人日记》起,后来大大小小的杂文散文等各种文章中,贬低中医的情节至少有四十多处,可以说是连篇累牍了。那么,鲁迅先生为什么会反对中医呢?这其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中医 第2张

这是鲁迅先生个人经历的感受。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这一句话的出处。这是在鲁迅先生的著作《呐喊》中的一句话:

"我还记得先前的医生的议论和方药,和现在所知道的比较起来,便渐渐的悟得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同时又引起了对于被骗的病人和他的家族的同情。"

这句话中,“先前的医生的议论和方药”应该指的是鲁迅父亲治病时的经历了。从鲁迅《父亲的病》这篇文章中可以知道,他的父亲患了病,浑身浮肿,卧床不起,常年在治病。

当时城里的的所谓“名医”,其实根本就不懂的如何去治这种病,更遑论开药方了,但是却仍然装腔作势,开出一些古怪的药方,看某些药引子知道了:“经霜三年的甘蔗”“冬天的芦根”,“原配的蟋蟀一对”,“结红子的平木十株”。这里面的“原配蟋蟀”一听便知有多么可笑了,再加上那“结红子的平木十株”,搁在今天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当时的病人家属又该到哪里去找?

除此之外,诊金也是十分昂贵。一次一元四角,那时候的一元四角可是巨款!而鲁迅先生的父亲的病持续了大概四年,这期间又请过多少次医生,所花费的诊金和药物的费用,数额可见有多么的庞大。这大概是导致鲁迅先生家道中落的重要原因吧。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中医 第3张

可是问题来了,钱是花了,病却没有治好,日益加重,不治身亡。而“名医们”对此的解释却是“有什么冤衍”“医能医病,不能医命”等等。父亲的去世给鲁迅留下的也只能是“中医不行”这样的印象了。鲁迅有多爱他的父亲,对中医无法言说的怨言就有多重。他曾经在《从胡须说道牙齿》这篇文章中说到:“到现在,即使有人说中医怎样可靠,单方怎样灵,我都还不信。

自然,其中是因为他们耽误了我父亲的病的缘故吧,但怕也携带些切肤之痛的自己的私怨。”鲁迅先生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所经历的所谓名医,谁遇到了都会视之为“有意或无意的骗子”吧,就具体事实而言,鲁迅先生所说的这句话是合乎人情天理的。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中医 第4张

受到传统西医理论的影响

再次回到前文中的那句话去,其中的“和现在所知道的比起来”,应该指的就是鲁迅先生到日本学医的那段经历了。由于自己的父亲为庸医所误,又从历史上知道了日本维新大都发端于西方医学的事实,所以鲁迅先生决定到日本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去学习西医治病救人,在文章中,他也曾经提到过“预备卒业回来,战争时候便去当军医”。

从《藤野先生》这一篇文章中我们可以了解到,鲁迅在仙台医学专门学校所学习到的内容,如骨学、血管学、神经学、细菌学等,相比较中医而言,是系统的,新鲜的,有趣的。

就以解剖为例,在鲁迅先生的《忽然想到》一文中,鲁迅曾感叹道医界的“奇事”:《黄帝内经》,虽然不只是什么人写的,这个人可能也是看过人体的肌肉的,但是仅仅只是剥了皮粗略的看了一下,并没有仔细探究人体的结构,甚至于说所有肌肉都来自于手指和足趾;宋慈的法医专著《洗冤录》,其中关于人体骨头和男女不同的说法是偏离实际的,却被奉为医家的宝典;

老仵作不少胡说的话还是被当作检验的南针。而西医与之相比较,在鲁迅先生的学习过程中,“某条血管的位置移了一点”,这都会被藤野先生指出来,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西医更能够说服人。所以。鲁迅先生反对中医的态度,与曾经学习过西医药有着不可分割的重要关系。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中医 第5张

这是时代思想变革的需要

众所周知,鲁迅先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代表,要推进中西文化交流,构建中国新的文化和文明,推动社会前进。鲁迅公开否认中医药发生在1918年至1926年之间,这一时期正是“五四”运动时期。在此背景环境下,中医药由于含有大量的传统文化成分和自身的历史局限,受到牵连而遭攻击否定,这是势所必然的。

当时一切革命的先进的人们,包括广大青年学生,为了挽救多灾多难的祖国,奋勇反抗腐朽的封建制度,连同它的意识形态、旧文化,旧思想、旧道德一起加以批判否定,“德”先生和“赛”先生才是众望所归。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中医 第6张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政治大革命和新文化运动中,鲁迅反对中医药,这是革命时代使其情感上憎恶中医的“私怨”和理智上批判中医的意见得以统一喷发和表达出来。在这一时期,批判中医的不只鲁迅,还有严复、梁启超、陈独秀等文化名人。

但有人认为,在事实上,新文化对中医的批判,并非是对整个中医和中医界进行的,医学在发展的历史进程中,难免会产生诸多错误甚至违心的东西,鲁迅先生他们的矛头应该主要是针对那些不懂装懂的庸医以及中医中所存在的不足,针对某些没有真才实学的中医故弄玄虚、草率了事甚至诓骗的行为进行挖苦讽刺,例如前文中鲁迅先生所写到的“原配的蟋蟀”:似乎昆虫也要贞洁、续弦和再醮,连做药的资格也丧失了。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中医 第7张

那么,后来鲁迅的中医观改变了吗

有人说,是有所改变的。理由是,鲁迅曾经写过《经验》这一篇文章,在里面对《本草纲目》推崇至伟,认为这本书是中华文化的宝藏;在另一篇文章中,他对秦始皇在”焚书坑儒“时没有烧掉农书和医书表示肯定;在《我的种痘》这一篇杂文中,称赞了我国医学上的一个重大成就——古代的种痘法。

鲁迅先生之子周海婴曾经在回忆录《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中批驳“曾有人著文,说鲁迅反对中药,更不信中医。”的说法,理由是母亲曾经因为劳累过度而导致的白带增多的疾病,西医的方法根本没有什么见效,然而买了一个叫“乌鸡白凤丸”的中药,服用过后,一下子就好了。

到了后来,父母亲甚至推荐给了跟母亲的病症差不多都是妇科疾病的萧红女士,同样见效也很快。似乎随着人生视野、阅历的增长,思想逐渐走向成熟,鲁迅先生的中医观发生改变是一件必然的事情。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中医 第8张

但是,也有人反对这种说法。他们认为,在实际上,鲁迅称赞《本草纲目》这一本书是古人宝贵的经验,这没问题,但是这不等于是在称赞中医。这本书本来就有很多优秀的、宝贵的内容。

而针对后面的“证据”,使用某种中药治愈疾病甚至推荐给别人这一行为也不等于是在肯定中医,只能说是认同了这个药的功效,因为在当时,就算是最激烈的反对中医的人士也持有“废医存药”的观点,承认中药有其治疗价值。

至于鲁迅翻译日本《药用植物》一书,更与鲁迅的中医观没有任何关系。鲁迅先生确实没有看过中医,也没有发表过任何赞扬中医的言论,这说明他在后来并没有改变对中医的看法。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中医 第9张

中医药虽然确实有很多局限,鲁迅先生也曾经批判过中医药,但是,我们要将先生的批判放进他的切身经历、革命思想和他所处的时代里面去思考,而不是一味的去批判、否认中医,甚至拿着鲁迅先生的言论简单的去反对中医。

事实证明,中医药能够生存发展到现在,“存在即合理”,必然有其内在的合理性和顽强的生命力,这不是一个人的言论或者任何人能够随意抹杀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