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保健

两性关系中,永远不要害怕“得罪”男人,无论他有多爱你

  前几天,和男友谈了三年恋爱的朋友宣布自己恢复单身了,因为我曾经目睹了他们从毕业走到社会这个阶段的感情,所以,突然间的分离,难免让人觉得不适应。

  朋友说,在一起很长时间,她一直都很听从男友地安排,他说东,自己绝对不会往西,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会迎合男友的喜好,她以为这样,就可以一直和男友保持稳定的状态。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男友和自己的分手理由,竟然也是因为“懂事”这两个字,男友说,她从来都没有得罪过自己,哪怕有时候明明是自己做得不对,她还是会选择退让以及委曲求全。

  她的懂事让男友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是在和一个永远不会有任何情绪的木偶谈情说爱,感情毫无波澜。

  就如同一潭死水一般,这样的爱情不是他想要的,于是,他选择了退出,来缓解这段密不透风的感情带给自己的压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本该是一个形容词的“懂事”,却成为了一个束缚爱情真正体验感的枷锁。

  女性会在这层压力之下,一次又一次地掩藏自己的真实情感,导致爱情一直在一层看不见的幕布下虚伪地进行着。

  所以,一段好的爱情,一段长久的感情,需要懂事,但更需要真实。

  两性关系中,为什么不要害怕得罪男人?

  电视剧《知否。知否》中,盛明兰从小被老夫人养在身边,受到来自老人身上睿智地熏陶,所以,盛明兰虽然是盛家姐妹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但是行事作风透露出来的,却是和她年龄不匹配的成熟感。

  在嫁给顾廷烨的初期,盛明兰从来都不会像其他大娘子一般,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同自家夫君争吵,她的成熟和稳重,也着实让顾廷烨头疼了好长时间,因为娘子从不和自己争吵,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总感觉家里少了点吵闹的烟火气。

  后来,顾廷烨到国公府感谢齐衡公的出手相助,结果盛明兰却因为他去了凤仙的水仙阁吃醋,继而开始耍小性子,顾廷烨回来了也故意不理他。

  没成想,看到娘子“无理取闹”的样子,顾廷烨不仅不生气,反而异常开心,因为吃醋便是在乎,盛明兰正是因为在乎自己,所以才会因为自己去了水仙阁吃醋;而她愿意在自己面前展露这些小女儿家的姿态,也正是因为深爱自己的缘由。

  所以,这场“不懂事”的风波,反而促进了顾廷烨夫妇的感情。

  在两性关系中,如果将彼此开始的阶段比作是一杯清水的话,那么女人偶尔的“小得罪”就像是一种添加剂,不断地往这杯水里添加甜蜜的因素,从而让爱情提供的体验感愈发美妙。

  所以,在两性关系中,女人永远都不要害怕得罪男人,因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可能你若顾虑的,正是双方求之不得的小确幸。

  两性关系的升温,离不开真我的展现

  何为真我?

  简言之,就是最真实的自我,不藏着掖着,而在两个人的相处中,情侣之间达到的一个最佳的状态,就是可以让真我流露出来,因为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信任的体现,因为绝对信任,所以才不担心自己最真实的样子,会导致感情的分裂。

  相反,若总是在一段感情里畏首畏尾,害怕自己会得罪男友,从而选择委曲求全,压抑自己原本的天性,变成一个模板化的懂事女友。

  只是,这样的举动,会把自己隐藏在一个幕布之下,双方的感情会长期处于一个朦胧的处境,似乎会有所改进,但却总是遥遥无期,因为那个不真实的隔阂,会一直阻碍感情样更深层次地方向发展。

  罗兰·弥勒在《亲密关系》这本书中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伴侣能够一起玩乐,就能更长久的在一起。前提是,两人要互相了解,彼此袒露,进入到对方的世界中。”

  因此,只有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感受,才能够让爱情在彼此相爱的基础上,实现升温地发展。

  爱情要势均力敌、不分伯仲才最好

  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松子不管在哪一段感情里,都扮演的是一个很“听话”的女友角色。

  男友不管提出什么要求,她都无条件地答应,甚至提出要她的全部积蓄,她也毫不犹豫地如数交出。

  只是,那些男友无一例外地都抛弃了她,不是因为她丑,也不是因为她身材臃肿,是因为她永远都想着去迎合别人的所思所想。

  从而无形中把自己摆在了一个卑微的地方,于是,对于男友而言,她的存在或者不存在,并不是那么重要。

  女人总是害怕担心因为得罪男人,从而让对方不再爱自己,然而爱情的拥有和失去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

  若仅仅是因为得罪了就不再爱了,那么很大可能是因为不爱这件事早就蓄谋已久,“得罪”只是为不爱寻找的一个借口罢了。

  《简爱》这本书中有这样一段话——“爱是一场博弈,必须保持永远与对方不分伯仲、势均力敌,才能长此以往地相依相惜。”

  总之,不为了迎合对方而委曲求全自己,不因为担心不爱而害怕得罪男人,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始终和对方对等,这样一个势均力敌的爱情,于女人而言,才更加具有活力。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