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新冠肺炎

【义贴】我的抗疫记暨2020年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之黑幕揭秘

  我的抗疫记

  Belief-X-7king-Dolong

  2020年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我被防疫员围殴,地点在广州天河区龙洞迎逼路迎福小区内。据了解,龙洞村的防疫任务主要由龙洞街道办事处、龙洞龙汇实业有限公司(治安队)、辅警、聘请村民以及志愿者等联合执行。2月13日下午约5点,我没戴口罩,身份证和出入证在小区内活动,远眺,后来在没有人提示的情况下(不熟,可能换更)出去小区外的绿道健走。回来时,我被平时眼熟的小干部质问查看出入证,而与一个没戴口罩,还不遵守社交距离的工作人员发生口角,进而被追着满公路跑,之后被小干部与手下让开关口,设局让我跑进小区内,在一群居民(沉默的观众们)面前被那三个工作人员围殴,最后变成了万夫当关,只口难辨的境况了。距离现在,虽然都已经过了半年之久,但是时间的河流却未能将我过去的记忆冲淡。如果不掌握过去,我就无法放眼未来。所以,为了开创我的未来,现在我要重整记忆的碎片,揭露防疫员违背职业道德以及围殴居民的不尊重人权的违法行为,还有向不顾政府防疫号召私开茶话会又不理同为异乡人死活的冷漠无情与落井下石的迎福小区居民们表达鄙视之情。作为一个公民,我在此为自己应有的权利发声、战斗,希望大家能从中吸取教训,懂得保护自己,还有一起承担监督的社会义务。

  那天大约下午5点40分,照片显示是这个钟点,我在迎福公寓附近的绿道跑步回来小区门口在等工作人员测体温,家就在挨紧关口右边那栋楼上面。记得前几次回来,他们会主动测温,而这一次小干部(回来了)面对着我迟迟不愿起来,他们四个人当中还有一个人没戴口罩在那儿坐着。等了许久,他才不耐烦地问我出入证,我就回答说忘记带了,接着就发生了很不愉快的对话。他说一定要出入证才能进去,叫人送过来也行,我就回答说我一个人住,并用手指着右边楼上面,告诉他我就住在上面楼,要看我上去拿出入证下来就是。他一开始不让进,我说那我睡街吗,他就说那我想睡街就睡吧,谁想啊?我很无奈,都已经告诉他我房东回湖南过年了,问他有其他什么方案进去的,他却一再重复叫我打电话叫房东送出入证过来这句话,什么意思呀?要是你问问我姓名,身份证,我也可以打开支付宝给你看看电子身份证啊,或者提示我扫扫穗康码不也解决问题了吗?况且,是你说要按规则来,一视同仁。你对面坐着那个小鸟人不也没戴口罩,你难道没看见?还是一开始就算计好,先让我放松警惕,然后利用规则耍我,是不是?

  说起小干部,记得几天前我下楼活动时,他曾在前面几米的地方提醒过我戴口罩,还叫我上楼去。当时大年初一过后不久,小区人不多,我第一次在异地广州过新年,却不料遇上疫情,为配合疫情防控,只能限制自己的活动范围了。然而,小区过完新年回来的一些居民却在聚集喝茶聊天,挺欢乐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是当时疫情那么严重,你有劝散聚集的人群吗?有及时吗?你听从政府的工作指示了吗?还有,对于出入证,我有话说。我的出入证只写了几巷几号,原因纸张太小了,为了美观没写房号,结果你们所有人都没提过我,这难道也是你们讲规则,工作严谨的作风?要是你们提我补写房号,我对待出入证的态度就会谨慎点,我出去就会带上出入证。我经常一个人下楼走动,出现在你小干部面前,一方面原因也是让你们记住我啊,这难道不就是最好的出入证明?真相只有一个:你记得我,我猜你是嫌我不是跟那班居民一伙的,在你面前路过没对你笑,没给你好脸色看,才这种工作作风吧。

  说说那个没戴口罩的男的吧,他一副很刁很横的样子向我走来,胸膛都快贴下巴了,不让我进,还企图成为规则制定者。这地方我可是交了房租的,谁给他特权的,不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吗?我这段时间很认真防疫,我一个人住,平时两三天出小区一趟买东西,这次没戴口罩下来,原本不打算不出去,见他们又不阻止,连提醒都没有。但是他们也没以身作则啊,其他居民(他们是比较年长,你们几个年纪和我是差不多,尊重长者也是美德)聚集喝茶就可以,我没带出入证就不能进。但他们防疫总不能不戴口罩坐在关口吧,这让我担心会不会被他们传染了,不知其他居民是否是这样想的,我反正很反感他们这作风。我想快点上去,只得继续装没所谓啊,早知我就当面喷他一脸,主要也是配合疫情防控,尽量不与人接触。据我所知,本地企业可是给龙洞村治安队捐赠了一箱箱口罩的,都是他们间接囤着口罩才导致大家买不到口罩的,才发生了网络上那么多一幕幕大伙们因没口罩带而被保安、辅警们按倒在地的暴力场景。我觉得他们很多都不是买不到口罩,而是把机会留给了更需要口罩的人,敢于在疫情逆行。他们这种冒险和谦让,不也很正能量吗?但他们也是人,也有出行的需求,结果被盲目地当成自私/不守规则的人谴责,甚至被打,而善良的他们也只得承受满心愤慨的代价。我觉得被故意搞针对了,就说了一句粗口去NMD,接着,他反应很大,就对骂了起来,我骂了三句,他骂了两句,之后就用手吓唬我,我见状便想离开,加之当时有点饿,双腿不稳当,结果他马上趁势追我跑,太TMD可恶了。我可不想跑,却很无奈被迫沿着食品药品那条公路跑了100多米了,我也不想惹他,就跑回去,尽量低调处理,是他错在先的。我当时还处于上风呢,可以投诉他们不戴口罩防疫,态度还很差,。但是,我跑回来时看见小干部和另外两个(我记得是)年轻部下也沿路冲出了亚洲。他们要开黑了,我被吓到了。很明显,他们已然擅离职守,团队作战。

  我怕跑回停在关口,会吃亏,甚至被打,也不敢跑上楼,万一被打就更理亏了。于是,我径直地飞奔进小区,停在了十来个居民(不熟,也没戴口罩)中间。没戴口罩那货从身后抱紧我,来个“亲密后拥”,我的防疫底线被无情地践踏了。另外两个(或者三个)也在人堆中,小干部倒很“爱岗”,守在门口放任不管。我叫了几次他放手,结果他却跑到我面前,在居民(沉默的观众们)面前用双手粗暴地抓住我的衣领,大力摇扯,挑衅我足足有半分钟之久(就事论事,他这种行为不算先动手吗?)。他迟迟不肯放手,又不说话,我忍无可忍,就用右手给了一拳他的头,很轻,他却狠狠打了我两拳。可另一个防疫员站在左边一把抓住我头发,撕扯掉我几大把头发,痛死我了,还有一个防疫员抓住我的右手肘,根本与他们无关。人心不足蛇吞象,扯掉我头发的人还用拳头揍我的鼻子,导致我的鼻子内出血,肯定骨折。这班沉默的居民早就站定立场了,所以才可以聚集喝茶,畅谈九大洲五大洋。然后,他们就做出更可耻的事。我当时被打得有点晕,他们干脆把我弄倒在地,一起用脚踢我。我只能马上双手抱头,蜷曲着,从头到脚估计被狂踢15脚。这就好像他们一人的鞋底踩在我鞋面上,然后就说我踩到他的鞋底,之后他们就一起踩回我,我一脚,他们就二十脚。我极其伤心地从地上慢慢爬起来,想挽回一点尊严,就昂首挺胸,露出自信的笑容,并安慰自己,发生这种事,他们肯定得丢工作的。想不到无耻到没底线的他们,立刻围上来恐吓我,再用巴掌给我头发“按摩”,我随即摸摸头,一大把掉发,还带着鲜血。那一刻,我仿佛听到我的心在哭泣。

  说白了,他们就是几个制造暴力打群架的流氓,真是龌龊,令人作呕。我诅咒他们去死,我的诅咒与他们同在!之后街道办事处党总支副书记樊*培等人过来了,那个鸟人早跑回找小干部避难了,留我一个面对这么多人的质询。我本来是要走到门口和那个鸟人当面对质的,樊突然用手指着路边,大喊大叫逼我蹲在地上,然后他们(鸟人的伙伴)一堆人围着我,不蹲下试试,看我们不打死你。之后姓樊的直接拿手机只拍我一个,我感到被针对了。我当时惊魂未定,真担心再一次被打,就不冒险拍鸟人们。等民警来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问我又做咩?叫你一声大哥了,我算是头一回见你吧,要不是,那我挺出名的哈,你就别逗了。看我当时不太会说话,先灭一下我的威风,然后甩个锅,他们这波操作配合得相当默契的,很有经验。后来,原本没戴口罩围观的群众,也纷纷戴好口罩,一个代表站出来,一脸嫌弃,叫我戴好口罩了。大姐,刚刚他们一起打架,有戴口罩吗?你看戏还觉得不爽,还要加入团战分享战果,是不是?他们人多势众,时不时打断我陈述,我实在一口难辨啊。期间,樊不时用言语对我人身攻击,想法子激怒我,他同伙还说什么强制执行。我去,我又没做什么违法事,他们的做法离我眼中的党员干部形象实在差太远了,根本不讲道义,挺会见风使舵的,太令我失望了。我很无奈,只能蹲坐着打个电话给在广州的亲戚。樊说有监控视频,我觉得既然有监控视频,那真相不明显了吗?干嘛不叫那鸟人过来当面对质呢?我重述一遍又一遍,又有何用。真相只有一个:那班人犯规,他们就先踢前锋,替队友争取时间,侍机再传球助攻。我要投诉他们,防疫时间call队友踢球。我浑身疼痛,还要继续被他们言语暴力,我温柔地回嘴,民警就生气拽着我的胳膊。我中午没吃啥,又饿又疲惫,他们又在甩锅,估计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我就想回家,他们包括居民也一起走过来,在等我出招,不想我当面对质,那我就想先上楼躲一下难。他们趁机造势,我马上还以颜色。上楼前,我当众诅咒那几个鸟人下地狱,那是我这辈子说出的最恶毒的话语,不过却觉得莫名的开心。看吧,他们就没让当面对质,这么明显是统一战术,包庇队友。

  晚上,我开门下去买面包,一大班警察在楼梯候着,没敲门,在等我似的。我全身上下,胸,后背都痛,大腿,臀部瘀黑,脖子等部位都被抓去肉了,鼻子骨折,嘴唇都红肿了;头很痛很晕,应该轻微脑震荡。当时在楼下,他们中的代表说现在还对质个屁啊,也九点半了,我就没跟去派出所。更气人的是,之后还有几个爷们过来敲门,叫我开门,我问是谁也不说,还装傻,搞激将法是不是,我去NMD,这可真把我给惹毛了,想早点洗洗睡都没心情。过了一天,我养足精神,冒雨去派出所寻求帮助……哪知他们竟说当这是打架,说没得赔偿,检查身体都要自费,还拿防疫法压我。这怎么是打架了?分明是他们没戴口罩防疫,还耍我,设局坑我,然后围殴我,最后还官民沆瀣一气,企图颠倒事实黑白。宪法规定,每个公民享有平等的生命健康权,人格尊严权。那天晚上,作为防疫的主力,警方也赶过来踢下半场,我担心过去被洗脑了,他们也没心主动给我立案,毕竟他们是防疫一条心,利益共同体,搞大了对谁也不好。民警还扯到我爸工资,问我要多少赔偿,我就说至少十几二十万,可现在连一毛都不赔了,我太惨了!

  现在,轮到我上线了。为了信任我的朋友,不让他们为我失望;也为了龙洞以及其它地方认真防疫、兢兢业业坚守岗位的可爱的防疫员们,帮他们找出防疫失败的原因,消除他们对伍中的黑暗力量;同时更是为了我自己,我要找回这段悲伤的记忆,并将这种悲伤、绝望转化成心灵强大的力量,这是我踏出的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的重要一步。所以,这一次,我要彻底打败龙洞街这支不义的防疫之师。而我的王牌就是正义,就是我劈空凌斩的利剑。纵观人类社会文明史,正义是一直存在的,是人类社会的基石,并且不以种族、阶级、贫富等为界限,决不容忍以诸如防疫等借口围殴公民这种侵犯最基本人权的暴行。隐藏在防疫外衣庇护下的一切不公、歧视、暴力等黑暗力量,和所有人因此而产生的所有负面情感,就在这正义之光之中,一起彻底消失吧!

  以上言论,绝无虚假与不当,仅代表本人立场及观点,且保留最终解释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