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养生

葛洪《抱朴子·内篇》卷13极言诗解7长养生道非欲非极

2021年08月25日270第一健康百度已收录

  葛洪《抱朴子·内篇》卷13极言诗解7长养生道非欲非极

  题文诗:

  长生之要,还年之道,上士知之,延年除病,

  次不自伐.十三伤者:才所不逮,而困思之;

  力所不胜,而强举之;悲哀憔悴;喜乐过差;

  汲汲所欲;久谈言笑;寝息失时;挽弓引弩;

  沉醉呕吐;饱食即卧;跳走喘乏;欢呼哭泣;

  阴阳不交;积伤至尽,早亡非道.养生之方:

  唾不及远,行不疾步,耳不极听,目不久视,

  坐不至久,卧不及疲,先寒而衣,先热而解,

  不极饥食,食不过饱,不极渴饮,饮不过多.

  食过积聚,饮过成痰.不欲起晚,汗流多睡,

  甚劳甚逸,奔车走马,极目远望,多啖生冷,

  饮酒当风,数数沐浴,广志远愿,规造异巧.

  冬不极温,夏不穷凉,不欲冒之:露卧星下,

  眠中见肩,大寒大热,大风大雾.五味入口,

  不欲偏多,酸多伤脾,苦多伤肺,辛多伤肝,

  咸多伤心,甘多伤肾,五行自然.伤不便觉,

  久则寿损.善摄生者,卧起之有,四时早晚;

  兴居之有,至和常制;调利筋骨,有偃仰方;

  杜疾闲邪,有吞吐术;流行荣卫,有补泻法;

  节宣劳逸,有与夺要.隐忍愤怒,以全阴气;

  抑其喜悦,以养阳气.先服草木,以救亏缺;

  后服金丹,以定无穷,长生之理,尽於此矣.

  原文:

  或问曰:”所谓伤之者,岂非淫欲之閒乎?”抱朴子曰:”亦何独斯哉?然长生之要,在乎还年之道。上士知之,可以延年除病;其次不以自伐者也。若年尚少壮而知还年,服阴丹以补脑,采玉液於长谷者,不服药物,亦不失三百岁也,但不得仙耳。不得其术者,古人方之於冰杯之盛汤,羽苞之蓄火也。

  且又才所不逮,而困思之,伤也;力所不胜,而强举之,伤也;悲哀憔悴,伤也;喜乐过差,伤也;汲汲所欲,伤也;久谈言笑,伤也;寝息失时,伤也;挽弓引弩,伤也;沉醉呕吐,伤也;饱食即卧,伤也;跳走喘乏,伤也;欢呼哭泣,伤也;阴阳不交,伤也;积伤至尽则早亡,早亡非道也。

  是以养生之方,唾不及远,行不疾步,耳不极听,目不久视,坐不至久,卧不及疲,先寒而衣,先热而解,不欲极饥而食,食不过饱,不欲极渴而饮,饮不过多。凡食过则结积聚,饮过则成痰癖。不欲甚劳甚逸,不欲起晚,不欲汗流,不欲多睡,不欲奔车走马,不欲极目远望,不欲多啖生冷,不欲饮酒当风,不欲数数沐浴,不欲广志远愿,不欲规造异巧。冬不欲极温,夏不欲穷凉,不露卧星下,不眠中见肩,大寒大热,大风大雾,皆不欲冒之。

  五味入口,不欲偏多,故酸多伤脾,苦多伤肺,辛多伤肝,咸多则伤心,甘多则伤肾,此五行自然之理也。

  凡言伤者,亦不便觉也,谓久则寿损耳。是以善摄生者,卧起有四时之早晚,兴居有至和之常制;调利筋骨,有偃仰之方;杜疾闲邪,有吞吐之术;流行荣卫,有补泻之法;节宣劳逸,有与夺之要。忍怒以全阴气,抑喜以养阳气。然后先将服草木以救亏缺,后服金丹以定无穷,长生之理,尽於此矣。

  若有欲决意任怀,自谓达识知命,不泥异端,极情肆力,不营久生者,闻此言也,虽风之过耳,电之经目,不足谕也。虽身枯於流连之中,气绝於纨绮之閒,而甘心焉,亦安可告之以养生之事哉?不惟不纳,乃谓妖讹也。而望彼信之,所谓以明鉴给矇瞽,以丝竹娱聋夫也。”

  【译文】

  有的人问道:“所谓身体的伤害,难道不是指的淫欲之类的事吗?”抱朴子说道:”哪里仅指的这些啊!然而长生的关键,是在于返老还童的道术。上等道士知道这些,可以延长寿命,消除疾病;其次不致自我伤害了。如果年纪少壮就已懂返还年华,服食阴丹来补脑,到长谷寻玉液,不需服用药物,也不会活不到三百岁,只是成不了仙。不获得道术之人,古人将他们比作用冰杯来盛热汤,用羽毛来保存炭火。

  伤身情形有多种,疏才浅学,却硬要苦思冥想,是损伤;悲哀憔悴,是损伤;喜乐过度,是损伤;拼命追求以满足欲望,是损伤;为祸事加身而忧虑悲哀,是损伤;长久谈话,说说笑笑,是损伤;睡眠休息有失时秩,是损伤;挽弓射箭,是损伤;过量饮酒引起呕吐,是损伤;吃饱饭后立即躺卧,是损伤;奔跑跳跃喘息不定,是损伤;欢呼雀跃,痛哭流涕,是损伤;阴阳不交换,男女不合和,是损伤。被以上所有伤害因素都伤害过的人就过早死亡,过早死亡是不合道义的。

  所以,养生的方法,讲究吐痰不往远处吐,行路不快步;耳朵不极力听,眼睛不长时间看;坐不要坐的太久,躺不要使自己太倦。在寒冷来前须加衣,暑热来前须减衣。不可等过度饥饿才吃东西,不宜太饱吃食;不应到太渴才饮水,不宜过多饮水。凡是吃得过饱,就会结聚成团;喝过太多,就吐痰成癖。不应该过劳或是过逸,不应过早起床或是过晚起床;不应太多流汗,不应太多睡眠,不应纵马奔车,也不应极目远眺;生冷食物不应多吃,不应饮酒对风,不应洗澡频繁;不应树立过大的宏愿,不该设计制造奇巧的器物,冬天不可穿得过暖,夏天不可穿的过凉,不要露天躺在星下,睡过不要露出肩膀,大寒大热,大风大雾,都不应冒失。

  各种味道均要入口,不可偏食或吃得过多。所以,多吃酸的,会伤脾脏;多吃苦的,会伤及肺脏;多吃辣的,会伤及肝脏;吃多咸的,会伤及心脏;多吃甜的,会伤及肾脏;这是符合五行的自然法则。

  所谓损伤,也不是马上察觉的到,但时间一长就会损害寿命罢了。这是因为,善于保养身体的人,春夏秋冬的起居有早晚,作息极有谐和的常制;调养舒展筋骨,有俯仰运动的方法;防止病魔,避开邪气,有吐纳导引的道术;疏通气血,有补入泻出的路数;节制劳逸,有增减的要诀。忍住暴怒可保全阴气,抑制喜悦可保养阳气,然后先服食草木之药来弥补身体的亏缺,再服食金丹大药来达到不死。长生的道理,全都在此了。

  如果有人,总想随心所欲,自以为见识多广,知晓大命,不愿拘泥于异端邪说,而要放纵性情任意妄为,不求长生,听到上述言论,即便像大风冲入耳中,像闪电经过眼前,也不能使他们明白。他们空耗身心在留恋的事务中,在华美的衣服中断绝气息,那是心甘情愿的,又如何用养生来晓喻他呢?他们不仅不会采纳,反过来还会说是妖言惑众。指望他们相信道术,那就如同把明镜给了瞎子,把乐器给了聋子一样。”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