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饮食

闲谈第六十三期:饮食写作:当我们谈论饮食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第一次做闲谈,想了好多话题。比如:乘风波浪中的中女崛起、反智的滥用、生存主义、丧文化什么的,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了有热情插一嘴,这些东西都是在起床前那段沉陷的时间袭上心头的,细想来却只是一些常识在思想黑洞中挣扎,等起床后又将在走动中如碎屑抖落。走动起来后的话题应该是活生生鲜灵灵的,比如,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关于秋天,朋友圈三条比较典型:

  1. 过节啦,吃五仁还是冰皮。

  2. 秋风起,莼鲈之思,季鹰归未?

  3. 突然停下来的一刻,闻到桂花的香气。

  看来,身边的日常比世界大事要紧,具象的生活更有承托感,窗台上的一盆茉莉、眼前的一碟花生米,好过抽象术语堆磊不得头绪。植物我们已经聊过了,那就让我们来谈谈吃吧,反正这天儿渐渐凉了,围炉闲谈不带着吃的也不像话。

  谈吃,有大吃,有小吃,有大谈,有小谈。

  提到饮食写作,周作人不能不谈,他曾对此类文字做了个区分:“自来纪风物者大都止于描写形状,差不多是谱录一类,不大有注意社会生活,讲到店头担上的情形者。”他自己诚然是后者。事实上作为文学写作的食单不可能是纯粹的谱录,背后总承载着风土人情、怀旧乡愁、市声世相、历史掌故、规矩文化……

  此时大家涌上心头的是哪一家?《红楼梦》、《金瓶梅》、《儒林外史》、《随园食单》?李白的饮、苏轼的食、张岱的饕?还是周作人、梁实秋、汪曾祺、陆文夫、蔡澜、唐鲁孙甚至写《繁花》的金宇澄?……

  这些家都是别人家,当然可以谈。也可以落实到自己家,一种吃食关乎着一种味觉体验,映射着喜悦富足或匮乏艰辛的人生场景,轻轻地唤醒着我们对于风景、亲情、爱情、故乡、童年以及各种节令风俗甚至离奇的睡梦、可怕的死亡场景的一缕缕悠远的记忆。人类学家马格丽特道格拉斯说:“人的一生就像一套用餐过程,表达并确认家庭内部及家庭关系,从摇篮到坟墓,记录并庆贺着社会历史的重要转折点,每顿饭都是这段叙述的单词和音节,饮食是一种结构化的语言,每顿饭都有周期和戏剧色彩。”

  还可以谈谈我们中国的饮食文化。作为农业社会的中国,饮食于文化基因承载着丰富的内容,象征权力的鼎,本身即是煮肉的大锅,整个人世间就好比做菜的厨房,调和五味,外可比拟治国安邦,内可比拟身心和谐。主父偃说“大丈夫生不能食九鼎肉,死亦当九鼎而烹”,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孟子说“肉食者鄙”,饮食可以关涉到阶级、政治、文化甚至道德和伦理,钱钟书先生曾借《吃饭》分析过两种人生观,“一方面是有了肠胃而要饭去充实的人,另一方面是有饭而要胃口来吃的人。第一种人生观可以说是吃饭的,第二种不妨唤作吃菜的”,他还谈到了吃饭在中国尤为突出的社交功用:“社交的吃饭种类虽然复杂,性质极为简单。把饭给自己有饭吃的人吃,那是请饭;自己有饭可吃而去吃人家的饭,那是赏面子。交际的微妙不外乎此。反过来说,把饭给予没饭吃的人吃,那是施食;自己无饭可吃而去吃人家的饭,赏面子就一变而为丢脸。”

  还可以谈谈时下流行饮食和传播。科技发展改变着我们生活方式的同时,也改变着我们食物生产和销费的模式,同样改变着我们的胃。通过食物划分的阶级鸿沟与文化差异似乎正被各种技术进步所弥合。现在比较懂吃的行家反而比较推崇民间小吃,懂得鉴赏平民食物成为新一代美食家的标志,一些美食纪录片的推动在其中也起到重要的作用,比如《舌尖上的中国》,但这类纪录片其实讲述的重点不见得是美食,而是一种国家话语,用天南地北的视觉冲击力来告诉你什么是中国,美食成为文化地理的象征符号。这种意图太明显了。

  不管怎么说,虽然这个世界给人类弄得混乱颠倒,到处是磨擦冲突,但人类也发明了一道道美食安顿栖遑的肉身。饮食书写是一种独特的文学景观,在这里,语言和食物相结合,肉体与精神愉悦的分割和对立被化解,思想与感官水乳交融,不再彼此容忍,而是和谐相处乃至升华。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