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保健

《一个两性人的自白》

  我承认,我是一位两性人

  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谓的阴阳人

  还可以说是两面人

  我这人为人处世本来没有什么特色

  若说有特色,就是

  凡事讲究个阴阳

  遇事就爱耍个两面派。记住

  世界上什么事情在我这里

  说与做都是不一样的

  能说的不一定能做

  做出来的不一定要说

  说与做从来就是一套

  又是一套的

  这么说有点绕口。打个比方说吧

  如果某件东西是白的

  但是到我这里一定被描绘成一团漆黑

  如果我说这个人貌若天仙

  也许事实上是恰如母夜叉一般

  如果我说某人高大上

  可能就是个头上长疮,脚底流脓

  全身上下坏透了的家伙

  如果我与某人称兄道弟

  一时显示无比地亲热

  那多半就已经是背后捅刀子的节奏了

  还别说哩,我就是这么个

  颠倒黑白,两面三刀的货

  不错,我正是这样一位阴阳两性人

  同时是一位典型的两面人的

  平素,我都是戴着面具生活的

  我以我的虚伪为傲

  众所周知,我有一个美貌如花的媳妇

  当初,为了得到她

  我将自己装扮成勤劳朴素,忠厚

  老实的样子。一面在她面前大唱鱼水情歌

  并对她有一百个许诺----

  许诺她当家做主人

  许诺她我永不变心

  许诺她一切按规矩,依照天理条理办

  许诺她我绝不腐败,自私自利

  许诺她坚决不找小三

  如果一旦违约,我就挥刀自宫

  如今我终于从奴隶熬到将军了

  可是,当初我对她的承诺多半成了空头支票

  同时,我的家暴也是出了名的

  一时,人们的指责声不断

  面对人们的指责,我的态度也是明确的

  一概不承认,不理睬,不接受

  我就是这么任性

  世界又能把我怎么的

  是的,我就是传说中的那两性人

  我就是阴阳人,也正如大家所谓的两面人

  我的心口不一,我的癫狂

  我的荒诞不经也是赫赫有名的

  人说大洋那边有一个叫美国的国家

  这是一个极度邪恶的国家

  遍地的吸毒者

  枪支泛滥,暴力肆虐

  人们大都走投无路,极度贫困

  凡资本家都是恶棍

  凡政治家又莫不是流氓

  一般人不是妓女与赌徒,就是艾滋病患者

  活脱脱一幅人间地狱的景象

  但是,正所谓天堂有路我不去,地狱无门我自来

  明知道这个国家等同地狱

  我却历经千辛万苦地追寻

  最终,我也总算如愿以偿地移民过来

  在对待美国这个邪恶国家上面

  我与我的同胞基本达成了共识

  一边恶毒地沮咒,一边心甘情愿地投怀送抱

  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同样,我无限赞美我们的兄弟朝鲜

  这是一个天堂般的国家

  这个国家仅仅太阳就有三个

  比世界上所有其它国家拥有的太阳加起来还要多

  他们对待人的生命也特别地艺术

  有犬决,也有炮决

  还特别是炮决,人死简直如烟花般绽放

  十分地美丽与璀璨,真正地创意无限哦

  但是,我与同胞们同样地达成共识

  面对朝鲜这个天堂一样的国家

  一面是不吝赞美,一面竭力远离

  即使背道而驰,越离越远

  一去不回头,也毫不可惜

  对的,我是一位两性人

  我就是一位两面人。作为非常人人类中的一员

  我的人生历程上无疑是不乏一些创举的

  最著名的是某年某月某日

  我突发奇想,号召人们百家争鸣

  百花齐放。但是,人们不知道

  我不要老子,不要孔子孟子

  也不要墨子杨子鬼谷子以及所有的异端邪说

  我这叫引蛇出洞,随之而来的就是关门打狗

  只见一瞬间,千百万人头落地

  亿万颗心灵被秒杀

  所有的头颅被冰封

  一切喉咙与声音被冻结

  人类回到了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

  彼时,我站在山巅上对世界宣告

  人们站起来了。结果站起来的唯有我一人

  所有人都匍匐在我的脚下

  这一刻,我无比地自豪

  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算得了什么

  汉武帝的独尊儒术算得了什么

  布鲁诺的被罗马教会焚烧算得了什么

  龚自珍所谓的万马齐喑景象又算得了什么

  能够让亿万人成了木偶人

  成了整齐划一的毫无自主能力的奴隶的

  古今中外还唯有我一人而已

  的确,我是一位两性人

  我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两面人的

  我的过去是如此辉煌

  我的鬼蜮伎俩如同神授,我的厚黑术炉火纯青

  我的奴民术盖世无双,空前绝后

  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灭绝师太

  可是,我也仍然有我的烦恼

  我有老子天下第一,找不到对手的烦恼

  我有虽然封堵了人们的喉咙

  却仍然不能完全阻遏了人们腹谤的烦恼

  我有虽然拥有无数万寿无疆的祝福

  却仍然不能长命百岁的烦恼。而且

  最主要的是,身为一名两性人

  我有非正常人类的一些莫名其妙的烦恼。也许

  人们不理解,为什么二十一世纪了

  我仍然热衷于吟唱古老的歌谣

  为什么对于人们的窃窃私语我总是如临大敌

  为什么对于人的疮疤的揭露我总是十二份地敏感

  为什么我一如既往地恐惧与禁锢人们的反省思维

  尽管我的身体已经健壮如牛,却又胆小如鼠

  有时简直毫无自信心。为什么正常人的真诚,实事求是

  言行一致真正实现起来,对于我而言难于上青天

  为什么我总舍不得放弃那块遮羞布,并视为至宝

  为什么现代医学已经如此发达

  有关我的变性手术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陷于失败

  为什么?这一切都究竟因为什么

  究竟我什么时候能够走进正常人的生活

  究竟什么时候我能成为一个正常人

  世界究竟什么时候还我一个正常人的面目

  世界究竟什么时候还我一个正常人的面目

上一篇: 《两性炎凉》

下一篇: 两性私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