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成功

如何假装成功人士(转载)

如何假装成功人士(转载)  成功人士 第1张

  1

  充沛的自信心,充沛到盲目

  要判断一个人是否「过度自信」,通常的判断方法是 ——

  把“实力”和“目标”进行对比。

  但能拥有超越自身实力的自信,去做超越自身实力的事情,恰恰是野蛮生长派有钱人的基本特征,而且这种盲目是天生的。

  中产阶级面对一切新事物的态度,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小心翼翼,瑟瑟发抖。他们对自身的评价也往往是比实际低的。

  我一毕业就发现,我身边的同龄人对人生中的一切风险有着不可思议的恐惧。

  也许在他们还一无所有时还没表现出来,但只要稍微有一点小钱,有一点积蓄,或是稍微有些社会地位,立刻陷入将要失去这些东西的无边无际的焦虑之中。

  而且,越是循规蹈矩考试读书出来的人、身份标签贴得越重的人,这种焦虑感越强。

  这严重妨碍了他们面对一切新机会的心态。

  你还别不信,今天的社会现实就是 —— 过度自信的人更有可能获得成功。

  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我们社会哪怕再有多少问题,也处在上升期这个大趋势下,机会只会不断涌现。这种时候不断试错,最终的回报率一定比什么都不做要高。

  现在软银的老板孙正义就是典型代表。

  他当时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找了一个铁皮箱子,站上面和员工激昂演讲 ——

  “公司营业额5年要达到100亿日元,10年要达到500亿日元。”

  下面一共就两个员工,以为老板是个神经病,第二天,两人都辞职跑了。

  像这种故事很多,还能找到各种其他老板的版本。

  任何一个现在成功的大富大贵的人,你回溯到他年轻的时候,都说过一些当时让身边人笑掉大牙的话(当然,现在没人敢再笑了)。

  现在软银牛逼了,你当然可以放马后炮说人家远见卓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但要是万一孙正义没成功呢?

  这人和今天那些你们瞧不起的大忽悠、嘴炮人生导师、陈安之传销之流的有啥区别?

  我告诉你,其实没区别,这些人本质上都是一种人。

  孙正义:请开始你的表演

  2

  大话张嘴就来

  说大话分两种 ——

  一种知道自己在说大话,

  一种是自己相信自己说的。

  后一种人更少但是也更难得,类似于一种能随时随地崇拜自己的邪教。

  前者中国多一些,后者美国多一些,比如乔布斯、马斯克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美国“钢铁侠”、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比如马斯克。

  贾跃亭出事不久知乎上就有人提问:马斯克是否是美国版贾跃亭。

  说明很多人潜意识里已经发现了,这二者可能就是一类人。

  “改变世界”、“射月计划”、“殖民火星”这种目标,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有些人甚至认为只是马斯克忽悠投资者的的用词而已,就像老贾的“生态化反”一样。

  但对马斯克这类人来说,这些目标其实只是刚好足够宏大而已。

  如果没有这种程度的目标存在,那他根本就不想开公司,也没有任何奋斗的激情了。

  这就是为什么在他还没获得今天的成就、还没创立 SpaceX,甚至没有任何航太经验之前,就说过要火星殖民。当时的他根本没有能力去完成这一项任务,而且他也无法预知自己会在未来有多大的影响力,他甚至都还没想清楚具体要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但人家就敢直接用这些话逼着投资者:赶紧给钱,别耽误星辰大海!

  而前一种人在中国更多些,比如 牟其中。

  这人最近刚从牢里放出来,年轻一点的人可能不知道这个人的故事。当年比贾跃亭可有名多了。靠一张嘴,能用几车皮的日用品从俄罗斯换来飞机。

  后来膨胀了,越吹越玄乎,还计划要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让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流进来,把青藏高原变成塞外江南。

  中国“首富”和“首骗”: 牟其中

  怎么样,这牛换了你你敢吹吗?

  就算你敢,你敢当着几千人说吗?

  现在这句豪言已经过去二十几年了,前一阵子牟其中出狱,网上照样一堆粉丝哭着要他继续炸喜马拉雅山的伟大事业。

  能忽悠也是一种能力。

  多少人连自己老婆都骗不了,还想去骗几百亿融资?你以为骗子谁都能当吗。更不用说用情怀去忽悠自己的员工为自己卖命,忽悠消费者为自己买单了。

  我们从小被教育的品质就是踏实,不浮躁。要很多人去吹牛,去夸耀自己,根本就张不开那嘴。

  3

  绝对不认错,都是别人的错

  什么叫“领袖气质”?

  很多人唧唧歪歪描述半天也说不清楚。

  我告诉你吧。

  对大部分平庸而盲从的人来说,永远不犯错的那个人,就是领袖。

  所以只要永远不认错,就永远不犯错。简单吧。

  不认错也分两种 ——

  一种是“我知道我错了,但我要把这错误推给别人,所以把损失转嫁给别人”。

  还有一种是真心相信“某某原因导致了这一结果,但不是因为我”。

  换言之,这种人是真心的相信自己并没有错,不会犯错,出事都是别人犯错。

  你去看那些进监狱的富人,如果有机会在他们出狱后去采访他们,几乎没有人会告诉他们当年自己的理念错了。

  他们只会告诉你,如果再有一次,我不会选用某个人,不会再做某个具体决策,等等。绝对不会急于否定自己。

  这帮人是真内心强大,他们有催眠自己的能力。

  人有时是很贱的,恰恰需要这种霸气总裁的感觉,才能让下面的人心甘情愿的跟随。

  希特勒说过,人天然是需要领袖的,就算是错误而暴虐的领袖,也比正确但无能软弱的强。

  而普通人呢,则刚好相反。

  很多人特别爱承认错误,有时甚至根本不是自己的错误,而是团队失误,他们也会将之看成是自己的责任,并检讨自己下次该如何更好的改进,以不再犯错。当别人批评的时候,也倾向于全盘接受。

  之所以我们普通人会这样轻易地认错,是因为传统教育,主流价值观告诉我们 ——

  承认错误才是好孩子,承认错误能让我们成长得更快,尽快承认错误并加以改进,就能更快的自我迭代。

  但有没有人想过:

  这些要求,是用来要求“螺丝钉”的还是要求“榔头”的?

  用“螺丝钉”的眼光来看待一个人,被推崇的是严谨、细心、现实,减少过度乐观。

  用“榔头”的眼光来看待一个人,需要的恰恰相反,是:大局,理想主义,极度的乐观。更重要的是,一切尽在掌握的气质。

  这种气质是操纵提线木偶最重要的东西。

  严谨保守的螺丝钉才是好螺丝钉,但长期的自我归咎,也对我们的自尊造成了持续的打击,让人变得自卑、不自信。

  在优秀的螺丝钉的道路上狂奔,离成为榔头只会越来越远。

  4

  无视既定规则

  注意,我这里说的是“无视”既定规则,而不是“敢于挑战/违反”既定规则。

  这里面区别大了。

  “敢于挑战”既定规则,是先承认规则的存在,然后经过深思熟虑后才作出的一个决定。

  而“无视规则”的人,往往压根儿就没有意识到规则的存在,或者干脆选择性无视。

  据我观察,野蛮生长型有钱人当中,这类选择性无视规则的人,比例异常地高。

  并且这些人神奇之处就在于,他们从头到尾都没觉得违反规则是一个问题。

  就算知道是个问题,也觉得是「成本问题」(花多少钱来解决),而不是「原则问题」(能做还是不能做)。

  要知道,规则这个东西,本质是规则制定者用来限制后来的人的。

  所以,遵守规则的人在竞争和开拓上已经先天性的受到约束了。

  那些敢于冲破规则的人,尽管有可能会受到来自规则的惩罚,但是一旦走通了,回报必然是可观的。

  当一个遵纪守法的人,其实相对容易得多,面对的风险很低。所以良民是多数的,叛逆者是少数的。

  但大多数历史其实是叛逆者推动的。

  叛逆固然有失败的时候,但如果每一个人都选择了当良民,文明就会停滞不前。而且,因为叛逆者具有高风险,对应回报也是高的。

  在改革开放,全国高速发展已经40年的前提下,普通人出头的机会是在慢慢减少了,另一方面,各种Regulation和行政程序却在以几何速度增长。再加上现在大部分产业经过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剩下的都是大角色、狠角色。

  现在的年轻人要靠合法合规的方式出头,不是不可以,只是会比上一代人难上许多许多。

  好了,这一点不多讲了,再讲我们这个公众号就没了。大家去搜一搜老贾在山西的发家史,自己领悟吧。

  5

  任何情形下,都不被他人影响

  这个说得好听叫“顽强”,说得难听叫“顽固”。

  英特尔老总以前说,成功者都是偏执狂。

  这些人因为自己的世界体系非常独立而完整,自我催眠和洗脑的能力都极为强大,导致说服这些人,甚至影响这些人是很难的。

  只有他们影响你、说服你的份儿。

  这方面最牛的人当属我朝太祖。在每次我党重大会议前,他都是一个个找人私下谈话,只有你被洗的份儿。

  被谈过话的人没有不服的,这是天才,天生神力。

  现在这些成功人士也差不多,虽然不一定有毛那种宗教般的魔力,但只要给他一顿饭的时间,绝对你回来后会开始质疑之前所活过的所有人生。

  我们普通人,总是自以为是独立自主的个体,但事实是,我们终其一生都会受到这些人的影响。

  无论是你的行为、性格,还是价值观,或多或少都是在这种强势者的影响之下建立的。尽管未必能察觉。

  人口中的大部分人天生就是从众的,这反映在他们总是随大流。

  譬如现在很多网红店,会雇人排队,来吸引盲从的人群产生“真的有那么好吃吗?”的疑问。

  大部分人,连这点小伎俩都躲不开。

  盲从可能是我们从几百万年进化获得的经验。

  譬如你在原始部落的家中睡着午觉,忽然有人说狼来了,部落的人们开始逃跑,这时你应该做的当然不是去验证“狼来了”的真实性,而是拔腿就跑。

  尽管到头来可能是虚惊一场,浪费了体力。但如果事情真发生了,小命就送了。

  所以通常情况下,我都不会花时间去自行判断是非,我知道只要跟随多数人的决策就对了。

  但和其他人具有高度一致性还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类人群容易形成闭环,看不见除共识之外的可能性啊!

  我看过一个文章,说人类大脑的构造注定了:正常人天生就会在乎他人的看法。

  人类在受到他人排斥的心理创伤,或经历物理创伤时,大脑中的“背侧前扣带皮层”会被激活,那是让你产生“痛苦感觉”的脑区域。

  这里指的是心理上的“痛苦感觉”,而不是身体上的“痛苦知觉”。

  如果一个人的“背侧前扣带皮层”受损,然后走路敲到头的话,他是依然会感知到头的疼痛的,但他却不会因为这疼痛而感到如沮丧和不快之类的心理感受。

  即:他会感知到“疼痛”,但不会感觉到“痛苦”。

  换言之,有些人不care其他人的看法,我行我素,可能是天生这块区域和我们不一样。

  人家比我们少了一块容易引起难受的区域,所以是秉性天注定,生理上就和你不一样。

  我严重怀疑,大部分成事者,这块区域都或多或少和咱们不一样。

  《汉尼拔》

  我们被讨厌,被人排斥时,我们会自然而然的感觉到痛苦,而这与我们的心灵是否强大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自然的生理反应。

  这种机制让我们无法像他们一样我行我素、不计后果,也没法像他们一样,可以做出完全不要脸皮的一些行为。

  (来源:网络)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