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一健康 » 保健

关于南充市嘉陵区妇幼保健院药具科主任肖桦的检举控诉材料

  新冠无情,孰料人祸更猛!新年伊始,我正准备信心百倍地投入新一年的工作,万万没想到,恶运从天而降,身心倍受打击和摧残。拍于无奈,我只能提起沉重而无力的笔,向你们求助,望能惩治那些害群之马,替我主持一个公道。

  基本事实:

  一、药具管理科主任肖桦私吞、侵占、克扣口罩,捏造事实,诬陷、打击报复科室员工(我),气焰十分嚣张。

  春节期间,因为疫情形势严峻,单位通知大家正常上班。1月25日到2月10日期间,科主任肖桦先后至少领取了50只口罩,在第一次给我10只口罩后,就拒不按单位规定再给我口罩了。为此,我多次找院长赵北海反映,赵北海都说单位规定了的,由科主任统一领取。我多次打电话找肖桦,肖桦都置之不理。万不得已,我只好在单位工作群问肖桦要口罩,赵北海知道后不仅不解决口罩问题,反而以闹矛盾为由把我移出群,这导致我后来事实上领不到一只口罩,不得不戴着自己在外面买的布口罩上班。须知当时正值南充疫情最为严峻的关键时期!处在医院的工作环境,佩戴不合格口罩,万一感染新冠肺炎,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谁来负责?其他科室都能一视同仁,为什么我们科室就不公平?疫情形势这么严峻,医院应不应保障职工口罩?

  2月10日、11日连续两天,我继续找肖桦领取口罩,找不到人她也不接电话,我再一次向院长赵北海反映,赵北海依然置之不理。在我多方托人给赵北海打招呼后,肖桦才不情愿地到单位来给了我一只口罩。没想到肖桦给了口罩后,心生不满,诬陷并“举报”我朝她脸上吐口水”!随后院长赵北海安排有关人员对我进行“执法”调查,调查人员告诉我,肖桦向区卫生执法大队举报,委托医院调查,调查材料还要报到卫生执法大队去。肖桦早都下班走了,而我还不得不接受非法的调查,回家时都中午一点了。

  请问,办公室那么多人,如果我朝她脸上吐口水,这么下作的行为,不当即发生争吵可能吗? 为什么当时不说下班走了才说?如果真是朝一个人脸上吐口水,不留把柄可能吗?赵北海身为院长,缺乏常人都能有的基本判断,着实令人费解!

  肖桦向卫生执法大队谁举报的?这个躲在背后的人是谁?有什么权力要求医院对所谓“吐口水”事件进行执法调查?用意何在?

  赵北海说,医院有权了解情况,那为什么凭肖桦一句话,就把我留下做笔录口供?却对肖桦问都不问?在我家人要求还我一个清白时,才对肖桦做了补充调查。

  在事实真相被我们揭开后,院长赵北海说取消了肖桦职务,区卫计委纪检组了解情况后,通知我去反馈了解的情况,也向我们出示了医院办公室关于取消肖桦科主任的电话会议记录。但是直到现在,医院对肖桦的所谓处理一直不宣布,不公开,肖华工作不变,继续履行科主任职务,继续大摇大摆地参加科主任会议。3月5日下午,我正常办理业务,发放药具后按程序登记,肖桦以科长的名义阻止药具领取人登记,不准登记,故意影响业务工作正常开展,刻意挑起事端,在医院过道当着很多职工叫嚣“哪个敢把我科主任职务免了?有本事把红头文件拿出来!”“有本事你去告!把你工作都出脱!”还用十分恶毒的语言辱骂我,嚣张狂妄到极点!

  肖桦的所作所为,是否涉嫌私吞、侵占、克扣防疫物资?是否涉嫌撬动、滥用国家公权打击报复?是不是恶意破坏单位和谐?是不是给医疗单位抹黑?是不是给她所在的民主党派抹黑?

  是谁在背后授意医院对我进行“执法”调查?耍什么威风?这些人对我进行所谓“执法调查”,依据什么职责?依据什么程序规定?依据什么批准手续?是否涉嫌滥用职权?

  赵北海助纣为虐,一意姑息偏袒,是不是显失公允?是不是助长歪风邪气?

  嘴上说取消肖桦科主任职务,记录上也取消肖桦科主任职务,但是不宣布不公开,工作不变,职责继续履行,当事人自已都不承认,这是哪门子取消科主任职务?难道院务会所做决定都是假的?是掩耳盗铃的? 难道对区纪委派驻卫计委纪检组都敢欺瞒?

  疫情期间,口罩是大事,特别是医疗单位,就算是科室不按规定及时如数下发口罩,都应该严肃追责!何况,还私吞、侵占、恶意克扣?更何况,还打击报复,愈发嚣张?该不该被严肃处理?

  二、院长赵北海在毫无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在单位散布我和我老公到市纪委监委举报他和有关人员的谣言!赵北海凭什么说我和我老公到市纪委监委举报了他?有什么事实依据?假设就算我们举报了他,他又是怎么知道的?事实是,我们今天才不得不决定向市纪委监委检举和反映情况。

  之前, 赵北海一意袒护肖桦,拒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才向区卫计委纪检组作了反映,才在个人微博短时间曝过光。此外,我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坚持有理有节,尽最大克制不影响疫情防控工作的大局。

  之后,我接到区纪委监委通知,叫我去了解一些情况,有人举报了医院的问题。其中与微博相同的举报内容,我是到区纪委监委后才按要求补签字的。其他举报医院的材料,我根本都没见着,完全不知情。

  院长赵北海毫无事实依据毫无组织纪律地乱讲,导致单位某些职工对我产生严重的误解,没人愿意和我说话,也没人敢和我说话,造成很坏的影响。

  我本身患有疾病(肺部8厘米磨玻璃结节,中心医院建议手术我拒绝了,但告知我每三个月复查ct,一有变化立马手术,心脏二尖瓣和三尖瓣返流心功受损,华西和南充中心医院都可查),经受这样的恶意打击和伤害,身体每况愈下。

  我也想活下去,只想安安静静地生活,然而 树欲静而风不止。肖桦至今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嚣张至极,无法无天,不知是哪里来的底气?望彻查处理,惩恶扬善,还我一个公道!

  嘉陵区妇幼保健院职工 王鸿

  2020年3月6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